Sunday, April 26, 2020

在一起的理由


越想越多,越想越久,就越想不到到底為什麼要讓另一個進入自己的生活裡。

挑戰(?)

找不到合理的理由去說服自己需要另一個人的存在,在我的生活裡。闖入安定的生活,在平靜的水面泛起一波波的漣漪,或是高達六尺的波浪?一次又一次地刺激心臟,一次一次去調適,無止境的一次,直到精疲力盡。下一次再換個人,還是就跟這個人一直這麼過下去,抑或是就沒有下一次了。

每當一件東西出現時,或是冒出想要一件東西的念頭時候,會去思考「為什麼」要他?他是必要的嗎?還是只是想要?現在慢慢開始在生活裡做減法,斷捨離。去掉一個東西,可以說不要就不要;若是加入個東西就要三思了,一旦有了開始,後面事情的發生,不管你想過沒想過,他都有了存在的理由。純粹只是大家覺得這個時候這個時段必須有這東西、或必須去做這件事。當我們存在於這世間時,空氣是必須的、水和食物是必須的、其他剩餘的就由自己的價值觀去判斷。

有了為生活做減法的習慣,你會越活越通透。

這幾年看的、聽的、經歷的多了,會不自覺把自己置入於其中,倘若是自己遇到那個情況會怎麼樣?有時候會去想,有時候一點也不想他發生在我生活裡,會去想那要怎麼避免這種情況發生?可以想到的最好的方式或許是,在他有要萌芽的意圖時就將他扼殺掉。或許有人會說這是一種逃避的方式。沒關係,那不怎麼樣,生活是自己的,要怎麼做自己決定自己負責,你可以提意見,我不會去否定你,但請你不要隨意對別人的生活胡亂批評,禁止這些語言的冷暴力。什麼是風涼話,大概是只是隨便說說不必負責任的話。

處理人際關係,跟人交往溝通,真的是一件很複雜很難的事。

最近在學習、揣摩到底該怎麼好好說話?畢業之後,從一個身分轉換成另一個身分,其中很多東西都不同了。一個身分的轉變,身處的環境、接觸的人、做的事全都不一樣了。以前還是學生的時候有學生這個身分、有老師罩著你;除去學生這個身分標籤後,是一個成年人、社會人了,要對自己的言行舉止負責任。說一句話前,要去思考這會不會對別人造成什麼影響?會不會引導別人傾向於什麼方面去想?會不會傷害到別人?會不會莫名觸到別人什麼點?

哇!這讓我一點都不想說任何話了。真的很難

人家要怎麼想這個是無法去控制決定的,不是嗎?帶來影響肯定是會有的,身為一個成年人,要有自己去辨別是非對錯的能力,從而去決定要怎麼做。或許有人真的沒有這樣的能力,所以我還在學習,還在去接觸更多更多不同種類的人。經由如此,一直在改變著思考方式、說話方式,各種各樣待人處事的東西。

在這之前,常常會有一種「理所當然」的想法,大概就是「這種行為是不好的」,在成長過程中接收到的教育是這麼告訴我的,結果發現不是人人都這麼想的,一種米養百種人,三觀一直一直在不斷的不斷的,被打破、奔潰、重組中。原來還有那麼多不同的想法,有些覺得有趣、有些驚訝、有些驚嚇。

比如說,你知道這麼做對身體不好,但你就控制不了自己想去做這件事的衝動、慾望,而去做了,但又不想負後期的責任。這樣我就充分的覺得很奇怪了,為什麼世界上會有這樣的人,做了什麼事情自己得去負責任,這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可就真有人就不這麼想的。一開始沒辦法接受,後期就會覺得這是每個人的生活,我把該說的都告訴了你,要怎麼選擇這是屬於你的,沒有人可以幫你做決定,因為後期的結果也是你自己要去承擔承受的。身體不舒服的苦是自己要去受的,也只能自己去受。

習慣遇到什麼事會自己先看著辦,處理不了再尋求外界幫助,不會去逞強,因為沒有那個能力。對於有什麼心事要找人訴苦這方面,目前是沒有這種需求。習慣自己跟自己對話,自己去調適情緒、去化解消化掉這些負面能量、找到可接受的理由重複地跟自己說去合理化這件事,而不是只是壓抑,這樣做情緒沒有被處理掉,火球會越滾越大,直到爆炸。沒有在真的去解決問題。

真正有效的,是去面對—接受—解決。面對自己的不足,接受自己的不足,才有辦法去解決他。

現在理出來一個邏輯,大概就是「你越不在意這東西,這東西就越沒辦法影響到你」。「你在意什麼,什麼就折磨你。」開始減少人與人之間的羈絆,盡可能的。雖然很多人說,很多事情是控制不了的,這我知道,所以並沒有想要去操控一切,只是在可以自己決定的範圍內盡量自己去把握好那個度,控制好自己的心,讓自己可以活得輕鬆自在些。雖然一時的控制很壓抑,但忍一忍,放長遠來看,一切都是值得的。養成一種習慣後,也沒那麼難了。

有人說,那是你還沒遇到讓你控制不住的事情,所以你才能說的那麼輕鬆那麼簡單。我沒經歷過你經歷的,你沒經歷過我經歷的,誰又知道彼此經歷了些什麼?真的沒經歷過嗎?或許真還沒經歷過,但在失控前,我還是想好好控制自己的心,盡所能的。為了更美好的生活。

一個人這麼過,其實挺好的。做一件事前,不用去顧慮太多,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不想做什麼就不做什麼,只是一個念想的事。看一部電影,不必去想他喜不喜歡,這個時間點他可不可以,突然有事情要更改他能不能,這樣突然變化會不會打亂他的行程,他會不會生氣,忘了提醒通知會不會怎麼樣... 諸如此類的事,都讓我覺得身心疲累。考慮了別人那麼多,那自己呢?不想去考慮其他的,但理智告訴我倘若是關乎到別人的就必須得這麼做。

所以呢,拋開那些,就享受著這一人份的傷心、快樂就好了,不用翻倍,已經覺得很幸福了。突然想起這麼一句話,「除了認識的人逝世與疾病所帶給你的痛苦是真的,其他的都是由你的價值觀所帶給你的感受」。

1 comment:

在一起的理由

越想越多,越想越久,就越想不到到底為什麼要讓另一個進入自己的生活裡。 挑戰(?) 找不到合理的理由去說服自己需要另一個人的存在,在我的生活裡。闖入安定的生活,在平靜的水面泛起一波波的漣漪,或是高達六尺的波浪?一次又一次地刺激心臟,一次一次去調適,無止境的一次,直到精疲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