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10, 2017

放空中的整理






雖然曾經在這裡待過兩年,可是隔了幾年(四年),再度踏上這片土地的時候,心裡有股無法描述的感覺,曾經那麼熟悉,分開了一段時間,再次遇見,不像是像剛接觸一個新事物的感覺,反而有點彆扭不適應的尷尬。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很詞窮 我 不知從而下手再次打開話匣子

漫無目的地走在城市裏,沒有目的地,就像雙眼被蒙蔽了,靠著感覺隨意地亂走。看到有興趣的就向他走去。感覺著在茫茫人海中格格不入得自己。

一個人走著的時候,腦袋處於放空狀態,有時浮現些念頭。

昨晚無意間聊起了,其實也會想有個人可以依靠,可以撒嬌,可是從小到大都沒有過這些東西,沒有什麼接觸體會過,學校家裡沒有教,誰又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只知道要做什麼事就只能靠自己,有能力就做,沒能力就算了。所以,就算了。

在時間的潛移默化裡,我發覺了只要彼此之間沒有太多的牽涉,就不會太被影響到。也就是說,不要投入太多的情感,不管發生了什麼都很平靜的帶過,不帶走一片雲彩。這是在人與人相處之間悟得的吧。只要不動,心就能止住。所以,我開始開啟了這樣與人的相處模式。

如果對每個人很多人都很用心,當你得不到同等待遇的時候,就會覺得難過。為了不讓自己難過,我反覆對著自己說,「不是你對別人好,別人就會對你好的」,加他硬生生的植入我的腦袋並且消化融為我身體的一部分。所以,現在我待人方式就是我用我想對你的方式對你,不管好的壞的,我也不會去理會你怎麼對我,不管好的壞的。我對你怎樣是我的事,你對我怎樣那是你的事。與我無關。我對你好,就算你不領情,我也不會覺得你無情,這是我心甘情願的,不怪任何人。相對的,你對我的好我不一定要接受。如果因為這樣的事情你怪我,我就覺得很奇怪了,我並沒有拿著槍指著你的頭讓你非要對我好不可。我知道我說這樣的話很壞 哈哈

抱怨與比較,都是魔鬼。不要被他們操控。

我只是不想被波動不定,起起伏伏的情緒搞得我心力交瘁,這也沒有錯吧。很大部分時間裡我都是處於平和狀態的。覺得一切會發生的事都是必然的,我都一一接受他們。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也很怕別人對我太好。不知道是怕自己無福消受,還是怕如果習慣了別人對你好,突然有一天這些好莫名消失了,我會變得醜陋,變成自己不喜歡的那種人。想著沒有開始,就不會結束。

那麼在念頭萌芽時就將它扼殺,這是最簡單的方法。

我也害怕那些虛的諾言承諾,或許說出口的當下你的確是有那個心的,可是能不能一直維持下去,who knows。至少我看到了很多並沒有終身守著曾經說出口的話的人。慢慢的,也就不相信這些虛的了,別說那麼多好聽的,真正做到,那才是真正實在的。

我很老派。

我也知道我像個刺蝟一樣,身上的刺明白白的擺著,在自己的四周砌起了高高的一座圍牆,把自己囚了起來。害怕的心理作祟讓我不得不這麼將自己武裝起來,這才是最保險的。

我想著,或許,有一天我會遇見一個在牆上開了一扇門的人。或許,可以這麼想。青菜豆腐各有所愛。

我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妳懷孕了,這孩子要嗎?」

「妳懷孕了,這孩子要嗎?」 「不要!」沒有片刻的猶豫,女孩立馬回答。「要打掉...」後面這句女孩的聲音弱了下來。 像是在心裡對於這個結果模擬情境進行了無數次的排練般,女孩沒有一絲呼吸的瞬間就做出了決定。 放在大腿上因用力緊抓著而起摺子的褲子的雙手,與著急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