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02, 2019

第一次與死亡最接近的那次距離。


「噠噠噠...... 噠噠噠......」鞋子與地面碰撞發出的聲音,為首的是提著急救箱穿著急診服的醫生,護士拿著氧氣枕頭袋緊接在後,穿著白大褂的實習醫生我提著心電圖機跟著,抬擔架的兩位抬擔架的大叔抬著擔架呼呼呼地跑著,耳邊充斥著腳步聲與喘氣的呼吸聲,其他聲音都聽不見。自動屏蔽了周遭其他的聲音。


十分鐘前,接到了一通120總部來的電話,「喂,番禺區嗎?」「有一位暈厥的中年男性」「地址是XXX路XX街XX號」「我的工號是XXX,你呢?」,在一開始接起電話的那一刻,就一邊對照著電話那頭給的內容與電腦系統傳送來的資料是否一致,「嗯,對,好的。」「0425。」放下電話後,立馬判斷要聯絡外科、內科或是婦產科值班醫生?致電並通知當下時段值班的護士與司機大哥要準備出車了。

小跑著跑到門口左轉停著的120車上,有個規定說各醫護人員要在接到電話後的4分鐘內集合並發車,護士上車後先與撥打120的人聯絡,了解當下的情況以判斷到時需要帶什麼東西下車,地址會不會很難找,有沒有人在路口上車帶路之類的,之後將情況轉達給醫生與司機大哥知道。120車上,司機大哥護士與醫生坐在前面,抬擔架大叔與我坐在後面,中間有層窗口隔著,路上在後面與大叔們嘮嘮嗑。從一開始的不熟悉,到之後的見面自來熟的打招呼。

抵達早茶館後,經理在門口接應,領著我們往某個方向跑去,毫無猶豫的。

「噠噠噠...... 噠噠噠......」鞋子與地面碰撞發出的聲音,為首的是提著急救箱穿著急診服的醫生,護士拿著氧氣枕頭袋緊接在後,穿著白大褂的實習醫生我提著心電圖機跟著,抬擔架的兩位抬擔架的大叔抬著擔架呼呼呼地跑著,耳邊充斥著腳步聲與喘氣的呼吸聲,其他聲音都聽不見。自動屏蔽了周遭其他的聲音。

進到包廂後,入眼的一幕是,臥倒在地的發福中年男士,已經被移到桌子旁較寬闊的地板上,身邊的人不知所措,只能雙手搭在他肩膀上搖晃呼喚著,試圖能從此舉動中得到一點回應,但不如他們預期般,地板上的人依舊毫無反應。

醫護人員開始疏散人群,以給予患者較清新的呼吸環境,判斷現場環境、呼叫拍打患者判斷患者情況,確定患者無意識無呼吸無脈搏後,給予護士準備開始急救CPR心肺復蘇的指示。

多多師兄跪坐在患者的左側,檢查口中有無異物,確保呼吸道通暢後,打開患者衣裳,找到胸口位置雙手掌就定位,腰背挺直雙手臂伸直,運用身體的重量向下開始胸外按壓「01、02、03......30」,老劉大叔在進行CPR時已經將急救箱裡的球囊面罩在旁準備好,30秒後給予2次的球囊給氣,這樣30:2是一個循環,連續5次是一次完整的CPR。小朱護士則替患者打開靜脈通道,在多多師兄給予注射急救藥物的指令後開始行動,老廖大叔則幫忙將輸液提高超過患者的頭的高度。大家在混亂中有條不紊地進行著急救工作。

這讓,第一次碰到這種情況,看到這樣的畫面的我,不知道此刻該做什麼。下一秒,就被多多師兄叫去接手胸外按壓,幾個人輪著做,連做了一個小時,患者都毫無反應。

記錄死亡時間。

多多師兄在一旁寫死亡報告,從一抵達現場情況、搶救過程到宣布死亡,小朱護士和老劉老廖兩個大叔收拾搶救器具,我則負責做一條直線的心電圖報告。

另一邊,患者的家屬歇斯底里地一直在呼叫患者的名字,試圖將他從死神手中搶回來,說他最愛的誰誰誰還沒過來,還沒看到誰結婚生子,誰誰還在等他,但,都毫無反應。家屬陸陸續續趕來,有些在搶救前,有些在搶救結束後才趕到的,跪著、扶著墻的、雙腳如千斤重的,有的甚至當場昏倒了。

收拾好東西後,想把垃圾找地方扔,一走出包廂門口,患者家屬一看見穿白大褂的,立馬激動的要撲上來,問我們為什麼不救他?我立馬把剛伸出去的半隻腳收回來,躲回多多師兄的身邊。似乎是以前碰過這類的事似的,多多師兄在結束搶救後與經理說明現情況時,再三囑咐要確保我們醫護人員的人身安全,安全的走出現場。

身後事不需要我們處理,將死亡報告寫好後,我們就離開了。身後的哭聲隨著我們離開的步伐越來越微弱,一直到被早茶館裡正在用餐的盤子與筷子碰撞的聲音覆蓋。

回到120車上後,多多師兄問道,「是第一次接觸這樣的情況嗎?感覺怎樣?」。我一臉呆滯,似乎還沒回過神來,還來不及感受,事情就這麼結束過去了。


這世上沒有什麼事情是一直新鮮、溫熱著的,總會有其他更熱烈的事情將其覆蓋,溫度漸漸冷卻。

Saturday, November 09, 2019

不看截止日期的人。


在收拾整理行李的時候,發現了很多過期的東西,還好好的,新的沒用過的。

但,都過期了。哈哈

有很多是別人送的給的,可太懶,沒去用。很大原因是因為沒那個需求。雖然是有用的東西,可就個人沒有那個需求。
可能這點跟我娘親很像,哈哈 我家冰箱會有很多有用可是很容易被遺忘的食物,堆著堆著就過期了。

活动或者什么报名截止日期,我倒是看的,日用品食品什么的那些就没看。判断他们是否仍能用的标准是味道有没有变。基于我这个人视觉味觉嗅觉感觉系统都不敏感的基础下,一般就这样过去了。哈哈哈哈哈 想说就算吃了过期食品也就拉一拉泻一泄就当日常排毒,如果真的严重到要我的性命的话,那也就我命该絕该死,那就给他吧。

這種習慣可能是在耳濡目染的情況下養成的,之前常聽我爹說其實中藥可以放很久的,只是食品局那裡限定要給個exp date,所以才在包裝上寫上可存放的日期。

之後,就會常常提醒自己在買東西的時候付款前再三考慮,斟酌一番。有用、實用、想用,這三種是不同的概念。

有用,但你沒用到的話,這樣他效用還是不大的;
實用,是有用且你會實際去使用的;
想用,是看了喜歡想要,但實用性是另一回事。

好幾次浪費以後,狠下心把它丟掉時,就默默在心裡跟自己說下次要買東西前只挑實用的,其他的想要的看看就好哈。哈哈

之後就養成了一種習慣。
買東西的時候,看到喜歡想要的東西,先把心裡那個衝動的魔鬼眼睛遮起來嘴巴蓋起來,然後把東西放進購物車裡,一星期或兩星期以後再來看看他們兩眼,如果還是覺得可以買的話,再下單。之前試過看到想要的就立馬下單,等包裹快遞寄來以後,一打開發現好像其實沒有很需要,這東西。哈哈

平時別讓一時興起控制你的行動胡亂花錢,把錢用在(自己覺得)必要的事情上,哈哈。

這幾年在往極簡方向走去,讓自己擁有的東西越來越少,生活越來越簡單,夠用就好,知足常樂。

阿彌陀佛

Wednesday, April 03, 2019

「妳懷孕了,這孩子要嗎?」


「妳懷孕了,這孩子要嗎?」

「不要!」沒有片刻的猶豫,女孩立馬回答。「要打掉...」後面這句女孩的聲音弱了下來。
像是在心裡對於這個結果模擬情境進行了無數次的排練般,女孩沒有一絲呼吸的瞬間就做出了決定。
放在大腿上因用力緊抓著而起摺子的褲子的雙手,與著急回答赤紅了的臉,雙眼透露出的驚慌,暴露了女孩當下的緊張情緒。

————————————

下一個進來的患者,是個年輕的女孩,看了患者信息,恩,19歲,旁邊跟了另一個女孩。

「有什麼不舒服的嗎?」醫生開口問道。

「醫生,我月經遲了3天沒來。」

「平時月經週期規律嗎?上一次月經是什麼時候?有發生性關係嗎?有避孕嗎?」

「有發生性關係,沒避孕。平時月經都很準時,這次遲了3天還沒來,想來做檢查。」

師姐利索的敲打鍵盤,而後一張尿HCG的驗單就交到了女孩手上。

付錢-驗尿-等結果。等待的時間總是令人覺得無比的漫長,一分鐘就像一個世紀那麼長。

一個小時後,女孩拿著驗單結果過來。

「妳懷孕了,這孩子要嗎?」

「不要!」沒有片刻的猶豫,女孩立馬回答。「要打掉...」後面這句女孩的聲音弱了下來。
像是在心裡對於這個結果模擬情境進行了無數次的排練般,女孩沒有一絲呼吸的瞬間就做出了決定。
放在大腿上因用力緊抓著而起摺子的褲子的雙手,與著急回答赤紅了的臉,雙眼透露出的驚慌,暴露了女孩當下的緊張情緒。

當聽到那個答覆的時候,我初淺嚐社會的小小心臟顫抖了一下「撲通——」。

一般都只在電視劇或電影裡看過這橋段,而真正在現實生活中接觸到,這是第一次。

那是一個在一開始就不被期望來到這個世界的小生命,被扼殺的瞬間。

「藥流和人流,妳選一個。」

「這兩者有什麼不同,哪個比較好?」

「藥流比較便宜(RMB100-200),要服三天的藥,第一第二天可以在家裡自己吃藥,第三天的藥要來醫院吃,之後等胚芽排出來,讓醫生確認組織都已排出來,就可以了。這之後會有不時的下體出血,流血時間比較長,大概7-12天。若排得不乾淨還是得進行清宮術。」「人流貴點(RMB600+),若要無痛的得加上麻醉藥RMB200,流血時間較短,大約3-5天。」

「醫生,這兩個哪個比較安全?」

「你放心,這兩個方式都有幾十年的經驗了,都很安全。」

中國是個人口限制的國家,一個家庭只能允許有一個小孩。多的,只能打掉。

墮胎,在中國是合法的。

「那我要無痛人流。」

近幾年,開放二胎了。

約手術時間,把術前要做的檢查及麻醉藥和術後的藥物開好單,填表格,醫生交代術前事項,比如手術前不能進食、必須有人陪同來做手術、準備一些食物術後吃等之類的注意事項。

流產適應時段是孕6-8週,若孕週太小做手術怕胚胎還沒發育好,清得不乾淨;太遲做的話,危險性較高。B超可以確認胚胎的大小及孕週。

——————————

師姐說寒假暑假後,會有一波年輕人來流產的高峰期。恩,你知道的,假期很得空沒事做,乾柴烈火「噗哧噗哧」。

也有看過已經懷過6次,生過2次,墮胎3次的女人,也上過(避孕)環,但無效。

師姐說也有看過墮胎10+次的,很奇怪她為什麼不避孕。或許覺得墮胎挺簡單的,避孕比做手術還麻煩。

墮胎其實還真的挺快的,雙腿一開,十分鐘就結束的事。像吃一頓飯。或許這時間就跟精子與卵子結合成受精卵的時間差不多快。

做完人流手術後,你不說,其實旁人也看不出,休息幾個小時後就跟常人沒什麼兩樣。
除了病歷上有G1P0A1的紀錄。(G:懷孕;P:產;A:墮胎)

在婦科門診的時候除了墮胎,還有月經不調的、盆腔性疾病、帶下病,還有不孕。

其實會想到是不是年輕的時候墮胎太多次,傷了子宮,導致真的想生孩子的時候卻懷不上。聽起來有點諷刺。

——————————

之前跟一個中國男生談論過這個話題。

他說,「我国法律认定是只要胎儿仍在不能自主呼吸情况死去,都不属于生命,他最多就是母亲的一块肉。」

多麼不起眼的一塊肉,說捨棄就可以捨棄。

墮胎在中國不違法。

胚胎大約6-7週的時候,透過B超就可以看到胎心搏動,身體其他器官系統則慢慢成熟。由於胎兒太小,在子宮羊水裡邊,漂浮活動的力氣都很小,故媽媽不易察覺;到了孕20-30週的時候,胎動比較明顯,可以從肚皮上看到胎兒的肢體鼓起來,感覺到他的手腳在活動。

對於生命的定義,每個人不同。

——————————

想說,既然想做又不想要孩子的話——「行避孕措施啊!」戴保險套。

男生要好好愛護女孩的身體啊,不要圖一時痛快,而傷害了女孩的身體。墮胎傷身體的。

女生也要好好愛惜自己。自己都不愛自己,怎麼奢求別人來愛你。

Sunday, March 31, 2019

我的志願,從小學開始就寫的作文題目。

現在的小學生還寫這樣題目的作文嗎?恩,離小學好久了。14年。

小學開始,上課時老師會說道,「來,今天寫的作文題目是我的志願My Ambition。」
想不起馬來文的我的志願該怎麼說了。

然後,腦袋就會刷刷的想我以後想當什麼。那時候,也不知道標準是什麼,或許是什麼人很厲害就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有人說,三歲定終生。貌似有個習俗是這樣的,小孩满月的时候,在那天,在他面前放了各式各樣的東西,讓他隨手抓,算盤、毛筆、聽診器、麥克風、書本諸如此類的,抓到什麼或許他以後就會往這方向走。或許吧 哈哈

也不記得我小學中學的文章上寫的是想成為什麼人的了。反正就記得中學的我總是很憧憬很厲害的人,然後就想成為那種很厲害的人。然後別人也會像我那樣覺得那樣的人很厲害。然後我就很厲害了(?)哈哈

想過當發明家嗎?
小學的時候貌似看到的志願寫的都是「發明家、醫生、警察、護士、教師」之類的職業。

記得小時候有看過愛迪生發明大王的故事,他發明了燈泡。萊特兄弟發明了飛機。貝爾發明電話;長大後才發現發明東西很難,想想然後等別人發明比較簡單。

他們說發明東西要很有毅力耐心。
說愛迪生失敗了99次,在第100次時成功發明了用鎢絲讓燈泡發亮。有人說,其實愛迪生是成功發現了99次不能讓燈泡發亮的物質,繼而在第100次實驗的時候,發現了鎢絲這東西能讓燈泡發亮。

或許他沒有發明東西,而是發現這些原本就存在的東西組合起來可以變成另一樣東西。

想過當老師,幼兒園的那種。
覺得小孩很單純可愛,說話很有趣。哈哈 不過現在覺得從小被寵大的小孩很難搞,不能打不能罵。還是有可愛單純的小孩的。

想過當郵差。
中學那時候喜歡有溫度的東西,覺得信就是其中一樣。很喜歡/期待收到別人手寫的信。(但自己卻懶得寫 哈哈)小學的時候有筆友,那時候是去校外比賽的時候認識的,然後就開始通信,寫了信寄出去之後,會守著郵箱,很期待收到回信,然後再回信回信,這樣的無限循環。結果,最後是因為我的惰性,通信生活不了了之/不告而終。
收到回信的時候總是會忘了上一封寄過去寫了什麼內容(?)

在家的時候每每聽到屋外有摩托車的聲音,就會跑出去看,很期待其中有寫著我的名字給我的信。可能就是因為這份收信的快樂,也想成為那個送信的人。
無奈,我是個路癡。哈哈

想過當作家、詩人(?)
整個中學都是五月天,整段青春都是五月天。有人說,聽什麼樣的歌長大,就會成為什麼樣的人。
喜歡陳信宏。看他寫的詞,覺得每字每句都像詩。中學寫的作文裡頭引用了很多他的詞 哈哈。平時上課考試時作文會拿到高點的分數,作文參賽得過獎。
對文字有點不一樣的情感吧。他對我而言,是個特別的存在。

想過當秘書。
覺得總裁很厲害,可那個每天跟總裁報告一天的行程,有什麼會議都把內容資料都準備好,上司問什麼都能對答自如的秘書,讓我覺得更厲害。那時候可能還有戲看多了,霸道總裁和秘書,可重點是總裁要年輕又帥身材又好啊 哈哈。
不過喜歡做文書類的事情是真的。

在台灣讀設計第一年的時候,會在幻想自己以後會是個自由工作者,有個想像中很喜歡的工作室(環境),腦海裡勾勒出他的模樣,有個畫面浮現:整個空間白白亮亮的,陽光透過窗投射進來,天氣很好,採光很好。有個大大的書桌,桌上有很多書,設計類的/雜誌/喜歡的設計師/攝影機/喜歡看的書。筆電上貼著五顏六色的todolist便利貼,散落在桌面上的畫畫的用具,看起來凌亂,其實裡頭有自己才知道的手感,什麼東西在哪裡,隨手一摸就抓到的亂中有序。整理得整整齊齊的反而找不到要的東西。靠牆的地方有個沙發椅子,旁邊有個站立的燈。最喜歡有個大大面的書牆,上面有很多書,隨手一拿都是我喜歡的書,可以坐在沙發椅子上看書。很令人舒服的空間。

那時候很喜歡置身於書海中的感覺,讓我覺得很靜下心,彷彿可以什麼都不理,就跟這些文字相處就好。
那時候在學校圖書館工讀。可以借比一般人多的書回去。

慢慢長大了以後,也不會說我的志願是什麼了。就會想說想做/從事什麼樣的工作。

想過當服務員,餐廳的那種。想過打這方面的工,但就是沒真的做過。好像也覺得挺厲害的,厲害在什麼點我也不知道。哈哈 就莫名的覺得

還有想在咖啡店打工。
那時候在台北唸書,總是一到五沒課的時間都排了工讀(三個地方的),然後週末就會去很多平時看到覺得喜歡的咖啡店。把自己丟在咖啡香裡頭,聽著舒服的音樂,做著作業看著書,在咖啡店裡一待就是一個下午。
想泡咖啡、做甜點。

想過在麵包店當學徒。
每每一踩進麵包店,或路過總會被那股很fresh很香的麵包味道吸引,忍不住進去裡面逛一圈出來,出來的時候手上不小心提了個袋。
因為喜歡麵包。話說,從小學吃到高中,每天都是帶麵包去學校午休的時候吃。上學的前一晚都會去買麵包,每天吃一樣的都不膩,就算是白吐司。澱粉吃得圓圓的。

也有想像過自己以後會是個朝九晚五的上班族OL,很規律的生活。

也想過,去打工旅行,把很多工作都體驗過一遍。摘葡萄的、油漆工人、當園丁、倒垃圾的、公園裡掃落葉的、花店店員、書店店員之類的。
倒是在店裡逛的時候,常被誤認是店員。哈

想過當家庭主婦嗎?
看著朋友說,她想成為賢妻良母。我倒是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哈哈 或許覺得自己心量不夠大或者體積太大,似乎只容得下自己。會戀愛嗎—難說。會結婚嗎—誰知道?會生子嗎—等前面那些有了再說不遲。也不知道要怎麼教小孩,覺得自己的一套有點怪,異於常人,也不知道怎麼樣才是對的,應該的?
自己很混亂,教不了人。

想過當醫生嗎?不記得了。

現在還是學生,也不知道以後到底會成為個什麼人。沒人規定大學讀了什麼專業以後就得從事那方面的事,讀的專業跟做的工不相符的人,多了去了。
沒事,不急,走一步看一步唄~!

還有兩個月多實習就結束了,畢業考完後,畢業典禮,就真的大學(終於)畢業了。就不是學生了,摘下畢業袍的當下,也脫掉了學生這個身分標籤。
不想當學生了,不想乖乖坐在教室裡上課,不想考試。哈哈

現在也沒有什麼目標,理想,夢想之類的東西。
想過簡單的生活,Less is More。就在ziji能力所進的範圍內,盡力把該做的事做好,做了就放下,其他就都不想了。想那么多幹嘛,耗腦耗神,頭疼。發生了已無法改變,還沒發生的誰也說不準,那就不想了,不用想。

好好的活在當下,要做的事就去做,別讓自己後悔,尊重自己的選擇,尊重別人,尊重自己,問心無愧。

Saturday, August 04, 2018

實習生月記:婦科


開始了實習生的生活

       從2018.7月2一直實習到2019.5月31,每個科室輪一個月,總共11個科。


        第一科輪的是婦科。

        結合另外兩組同學輪的科室相比較,婦科似乎是比較難點的,或許是因為是醫院的重點科室。照這個開頭來看,似乎是先苦後甜的節奏。

        在婦科待一個月,前兩個禮拜在住院部,後兩個禮拜跟門診。婦科不用值夜班,平日一到五上午下午的班。基本上在病房早上八點上班-交班-查房,查房時需要向師兄姐匯報你管的床現在的情況。查完房後十點前要把醫囑開好(開藥或者做什麼檢查之類的)。自己管的床,每天要查看新的驗單,看有什麼異常,隨時向上級報告,貼驗單追蹤檢查驗單寫病歷,新收-寫入院記錄(8小時內)-首次病程(24小時內),前三天每天都要寫病歷,之後是三天一次,48小時內主治醫生查房,72小時內主任上級查房。還會有手術(上台或旁觀),婦科檢查,手術後換藥,嗯 大概就這樣吧。

        上手術台的話-手術前穿戴手術服(項鍊手錶手鍊身上的飾品都要取下,以免污染)口罩帽子洗手消毒,進入手術房後雙手要保持在腰以上頭以下胸前範圍內,無菌安全區。然後在護士的協助下穿衣,之後等待手術開始。洗手巡房護士開始準備有關手術室一切相關機械用具的準備,麻醉師對病人進行麻醉。

        旁觀手術-穿戴帽子口罩旁觀服。手術進行時靠邊站,避免打擾妨礙,不能隨便亂碰。

        在住院部期間管的3,5(兩個),19床都出院了。3和5都是胚芽正常發育,且5床還是到了第9週看見了胎心搏動。19床43歲腹式子宮全切術。

        一開始輪的第一個禮拜住院部是很風平浪靜的,孕婦們安心的養胎,沒有出院或新收,沒有要動手術的。據前兩個禮拜開始在這裏的見習生說,其實一直到上個禮拜為止都是很忙的,這個禮拜突然安靜了。

        上了一台因為子宮腺肌症而行的腹式子宮全切除術,患者子宮增大大概10*10*10cm。看了兩台手術,一台因為不孕症而做的腹腔鏡及宮腔鏡的檢查;一台因宮外孕而行的左側輸卵管全切術,患者完全沒發現自己懷孕了,手術當天驗了B超發現是異位妊娠後就立馬入院做手術。

        一直到第二個禮拜的最後兩天才開始有一波手術新收的排山倒海湧來。而,我跟我partner從病房轉到門診了。

        在門診,一四六跟沈師兄上午門診,二五跟曾師姐全天門診。雖說是上午門診,可師兄一個上午七十個左右的號,看到來都兩三點了,中間一點放吃,十五分鐘後繼續看診。或許是大部分都是說粵語的,不太會聽的我得一路保持高集中力高強度密度的精力。這段時間我開始變得很嗜睡,不知道是不是也跟長夏大暑有關。曾師姐的看診節奏則是很平穩的,她會一字一句跟你解釋,講得很仔細,不懂的地方可以直接問。
     
        每個科室出科前都有各自的考核-婦科:
1. 交一份大病歷(手寫)
2. 教學查房:在管床的病人面前向副主任及帶教老師匯報大病歷(要背體格檢查),診療計畫,診療結果及目前的病況。
3. 腳教學查房紀錄
4. 出科筆試(開書考)

ps/ 喔對,有個特別的點,就是我和partner好像不管去到哪裡,那裡就會變得很peace,或許是我們正氣很足,邪不可幹。就是平時很多病人的,可我們一到,就沒什麼人,在住院部和門診區都實驗過了。哈哈

Saturday, July 28, 2018

最近在學習練習的事

最近在學習在練習:

1、不要從自己的角度去看任何事情。

即便是同一件事情 但只要發生在不同的人身上
即便是同一種口氣 但只要進入於不同的人耳朵
即便是同一個動作 但只要視線入不同的人眼裡

每個人的所感受到的都是不同的。

覺得這是一個不能去爭論的東西
並不能因為自己沒有感受到就否認他的存在


當有了各種自己的想法後就會想拼命讓別人聽到且贊同你
這時候只聽到自己心裡的聲音 而不接受別人不同的想法
會不自覺的開始莫名自以為是 以自我為中心轉
得不到的時候 會不開心

當「自我」被放得很大的時候 就很容易只看得到自己而忽略了別人。

「除了親人的離去與自身的病痛帶給你的痛苦是真實的,
其他的一切痛苦都是自己的價值觀帶給你的。」

不喜歡這樣 失了從容的自己。

不喜歡被自己的情緒牽著走 被束縛的感覺
希望可以一直是自由的
不想被什麼左右 尤其是被自己

每次談話結束後,
就會開始反省 為什麼當時的自己會那麼不淡定那麼衝動
「衝動是魔鬼」
然後提醒自己下次在面臨這樣的情況的時候
不要急著去表達自己的想法
首先要靜下心來去聆聽
接受每個人不同的感受 且從他們的感受下手去說話

老是會忘記 很順口地直接表達自己的想法 得

“無數次重複地一直告訴提醒跟自己說”


2、不需要發表意見。只要聽

這是以第一點為基礎 延伸出的。

「平常不想要被別人怎麼對待 就(會盡量地)不怎麼對待別人」

所以會很自然的覺得當我想跟某個人說某件事的時候
其實我是想從他那裡得到一點實際性的建議 更好的處理方法方式的

可之後發現真的是不能把自己的想法套在大家身上的
尤其是自己的想法很(怪)異於常人


當一個人跟你說他最近遇到的問題或者碰上一些事的感受的時候
其實他只是想有個通道 來發洩來埋怨來吐苦水而已
並且從你這裏得到支持他想法做法的聲音
沒有要你去判斷他這樣做是否正確或適當與否 或者怎麼做可以更好

這時候可以靜靜的聆聽
每個人的性格不同處理事情的方式也不同
抱著一種「喔 原來是會有人是這樣去看待 會有這種想法感受的」
這樣的態度去聆聽

還可以安慰他(?)可以嗎
有時候真的覺得待人處世好難喔
這時候他是需要安慰的嗎 他需要些什麼?
每次我都很想直接問他們 「我可以/需要做些什麼?」

有人曾經跟我說過,
「通常你不要挽留一個精神病人的呻吟
因為越挽留,他會沉得越快。」

「不用管他
應一聲就夠了。」

他說其實他知道自己的毛病 只是目前還做不到 還在改。

「請給我一個方向性的明示」,我說。

有時候覺得其實自己的性格還挺男生的,

不懂女生那樣要你“你就該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要什麼”,
你要什麼就直接說出來告訴我,
這樣猜來猜去 好多時間都過去了。

就沒這樣浪漫的細胞。

我承認自己是個沒眼力 短路 不會察言觀色 神經大條 一條直線的人。
若你有什麼想跟我說的 請簡單點 直接說
繞著兜著跟我暗示 或許我真的明國幾百年都get不到
哈哈 會讓你失望嘆氣的。

3、做不對的事後,不說話。

意思是不必說任何解釋的話語,
那都會顯得很蒼白。

就算不是你做的也沒關係,
聽著吧 加強下次不犯的概念。

默默的把遇到這樣的情況得怎麼做的內容記下來
提醒自己下次不要再犯。
這樣說的人也不會因為你的找借口而更生氣
自己也不會為當下說出來的話而後悔。

不要說,做。


——————————————————————————

這是最近一直在不斷的在告訴自己的事情。

可以一個人一整天什麼話都沒對任何人說一句,真不誇張。
自己跟自己處 在心裡跟自己對話。


Friday, January 19, 2018

一場契機的談話




剛跟朋友Y聊了一場天。好一段時間沒見面了,明明在同一間學校且同一班,但由於課都已經結了,現在是考試季節,大家就很少見面,我2018年起,見最多的就是室友和保安阿,大概就都宅在房間各自準備考試。平常除了上課,她大部分時間會去大學城(另一校區)找男友,而且也不在同一樓層,出門丟垃圾也不會碰到。

回宿舍在電梯那裡碰見了,問了什麼時候回家。之後她帶著蛋糕來敲房門了,哈哈。我算是挺不主動的。有時候就是會有小小的契機,然後你就去做這件事了。也許不需要什麼很特別的理由,只要你想就可以去做了。

聊了好一大段的天。某些方面還是挺好聊的。想想聊了

Q:聊畢業後有什麼打算?讀研嗎?

A:寫了一篇3000字論文後完全不敢想像10000字的論文要怎麼有深度內容又查重不超過30%不被打槍,好難, 古文不都那幾個字拼起來。反正我那麼懶,肯定是不打算繼續深造了,好想把學生生涯中最後一個考試考掉,然後不想再考試了。積累臨床經驗比較感興趣,我想動手。朋友打算到男友媽媽深圳診所工作,在這之前得考個中國的醫師執照。

Q:聊現在中醫的情況?

A:Y哥哥在馬來西亞家鄉開了家診所,情況黯淡。父母有教唆讓他去外面打拼,但哥哥想留在父母身邊,且女友也在家鄉當教師(?)之前有在飛機上遇見一大叔,他也說想讓孩子在國外發展,我問父母不想孩子留在身邊嗎?

覺得基本上馬來西亞沒有平常調養身子,未病先防,養生的概念。大家都是生病了再去看醫生,然後都希望被自己長期搞壞的身子可以馬上痊癒,越快越好。覺得在這個追求快餐速度的時代,大家都是踏著匆忙的步伐,腳板還未著地踩穩,另一隻腳已迫不及待地踩上了,“踢踏踢踏..”或許自己也不知道趕著幹嘛去,但大家都在趕,跟著大眾腳步這樣準沒錯。大家都忙著去愛別人,渴望得到別人的愛,卻忘了去愛自己,去好好的保護自己,一直不斷的往外去尋找。有人會說人生就那麼短,就該想吃什麼就吃什麼,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幹嘛要顧慮這顧慮那的,這樣多沒意思。莫非承受著疾病給予的痛苦意思大得多?

也不是想要剝奪每個人享受的權利,只是在享受的當兒,可不可以適度的適當的克制一下自己,別太過。有好多覺得好的東西,可是似乎在這個日新月異的時代,大家都覺得這是沒有必要的存在,就算沒有也無所謂的存在。會覺得這是封建,守舊,過時了。總是會覺得以前有那麼多好的東西,可是為什麼都無法被廣泛延續傳承下來,小眾的力量好薄弱,薄弱地無法吸引大眾的注意。覺得現在大家都在追求創新創意,有些甚至盲目地往沒有人想過做過的方向去,是很獨樹一幟沒錯,但看了令人毛骨悚然,令我害怕。

中國或許是久遠時代有著中醫的關係,至今民間仍有著關於養生的一些小知識。比如平常喝溫水,懂些穴位,在飲食中加入藥材等等的。但馬來西亞似乎沒有這樣的底子。想宣揚讓大家知道一些基本的,但具體不知得怎麼做。

Q:聊著新聞?

A:Y說最近在follow一個新聞,說的是一女生L找自己的狗的故事。一開始L的狗走丟了,然後有兩個男生說把狗給了另一個女生Z,他們給了LZ的聯絡方式,故事就展開了。期間省略,反正就是L想拿回自己的狗,可是Z一直拖著不給,L就把他們的聊天內容po上網,希望可以人肉搜索到Z。聊天過程中,Z說了一些過分的話,比如說要把狗狗殺了來吃,欺負狗狗或者什麼之類的,還讓L拿一直狗來交換(L答應買一隻十萬以下的狗來交換,畢竟跟之前的狗有感情了),可之後Z卻說自己的女兒喜歡,不還了,諸如此類。最後L找到了Z的地址,有聽到屋子裡傳來狗的叫聲,可當打開門後卻沒發現狗的蹤影,結果發現狗被從六樓丟下去了。事後Z有向L道歉,並宣稱自己有在狗狗身上綁布條想把他放下去,可一事心急失誤了。

這件事在網絡上被公布後,只能說或許是網路上的自以為是正義使者英雄的鍵盤俠們,開始了一連串的語言暴力,有些甚至拿到Z的手機號碼傳簡訊辱罵她,還有得知地址的,直接送花圈或者潑漆。Z老公還說要去告L將兩人之間的對話公布在網絡上,侵犯了其隱私權。

試問,你們真的是吃飽沒事做嗎?

對於這種不管我的事的事,通常都抱著一個中立者的角度,看看就好。或許會有些想法,但也不會在大庭廣眾下高談闊論。不管怎樣,我都只是一個不相干的局外人,沒必要去沾這一趟渾水。或許有時候事情並不像你所看到的那般表面,你所以為的或許會來個180度的大反轉,跌破妳的眼鏡,真相究竟是如何,誰也不知道。

「一個變態,炸出了一世界的變態。」覺得這世界正一步步的往著扭曲的變態方向發展著。

池林大了,自然什麼鳥都有。也不是說這世界上就沒有正面的事物存在著,只是不多。人很容易受誘惑不小心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然後陷入深不見底的黑洞裡。

走出去看了看,三觀毀了一邊又一邊,沒有極致,只有更加。

“沒文化,最可怕。”就算經濟發展的再怎麼快,但人的素質卻沒有提升的話,看起來就只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覺得缺道德文化是最貧乏的。

Q:聊了我在畢業前會不會展開一段戀情?會是個什麼樣的人。

A:哈哈。這是個值得令人去深思的問題啊。順其自然唄,誰也說不準。大家都那麼好奇這個問題嗎。我也挺好奇的,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吧。

還聊了什麼,具體只記得這麼多。好一段聊天。我似乎太久沒有這樣好好跟人聊聊了,總會有那麼一個莫名的點,展開一段不知名的對話。我喜歡這樣的莫名。



下午跟Y聊了之後,傍晚朋友D也來了,又聊了一下。晚上寫了這篇。很好,今天沒有讀到書,安安。

第一次與死亡最接近的那次距離。

「噠噠噠...... 噠噠噠......」鞋子與地面碰撞發出的聲音,為首的是提著急救箱穿著急診服的醫生,護士拿著氧氣枕頭袋緊接在後,穿著白大褂的實習醫生我提著心電圖機跟著,抬擔架的兩位抬擔架的大叔抬著擔架呼呼呼地跑著,耳邊充斥著腳步聲與喘氣的呼吸聲,其他聲音都聽不見。自動屏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