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31, 2019

我的志願,從小學開始就寫的作文題目。

現在的小學生還寫這樣題目的作文嗎?恩,離小學好久了。14年。

小學開始,上課時老師會說道,「來,今天寫的作文題目是我的志願My Ambition。」
想不起馬來文的我的志願該怎麼說了。

然後,腦袋就會刷刷的想我以後想當什麼。那時候,也不知道標準是什麼,或許是什麼人很厲害就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有人說,三歲定終生。貌似有個習俗是這樣的,小孩满月的时候,在那天,在他面前放了各式各樣的東西,讓他隨手抓,算盤、毛筆、聽診器、麥克風、書本諸如此類的,抓到什麼或許他以後就會往這方向走。或許吧 哈哈

也不記得我小學中學的文章上寫的是想成為什麼人的了。反正就記得中學的我總是很憧憬很厲害的人,然後就想成為那種很厲害的人。然後別人也會像我那樣覺得那樣的人很厲害。然後我就很厲害了(?)哈哈

想過當發明家嗎?
小學的時候貌似看到的志願寫的都是「發明家、醫生、警察、護士、教師」之類的職業。

記得小時候有看過愛迪生發明大王的故事,他發明了燈泡。萊特兄弟發明了飛機。貝爾發明電話;長大後才發現發明東西很難,想想然後等別人發明比較簡單。

他們說發明東西要很有毅力耐心。
說愛迪生失敗了99次,在第100次時成功發明了用鎢絲讓燈泡發亮。有人說,其實愛迪生是成功發現了99次不能讓燈泡發亮的物質,繼而在第100次實驗的時候,發現了鎢絲這東西能讓燈泡發亮。

或許他沒有發明東西,而是發現這些原本就存在的東西組合起來可以變成另一樣東西。

想過當老師,幼兒園的那種。
覺得小孩很單純可愛,說話很有趣。哈哈 不過現在覺得從小被寵大的小孩很難搞,不能打不能罵。還是有可愛單純的小孩的。

想過當郵差。
中學那時候喜歡有溫度的東西,覺得信就是其中一樣。很喜歡/期待收到別人手寫的信。(但自己卻懶得寫 哈哈)小學的時候有筆友,那時候是去校外比賽的時候認識的,然後就開始通信,寫了信寄出去之後,會守著郵箱,很期待收到回信,然後再回信回信,這樣的無限循環。結果,最後是因為我的惰性,通信生活不了了之/不告而終。
收到回信的時候總是會忘了上一封寄過去寫了什麼內容(?)

在家的時候每每聽到屋外有摩托車的聲音,就會跑出去看,很期待其中有寫著我的名字給我的信。可能就是因為這份收信的快樂,也想成為那個送信的人。
無奈,我是個路癡。哈哈

想過當作家、詩人(?)
整個中學都是五月天,整段青春都是五月天。有人說,聽什麼樣的歌長大,就會成為什麼樣的人。
喜歡陳信宏。看他寫的詞,覺得每字每句都像詩。中學寫的作文裡頭引用了很多他的詞 哈哈。平時上課考試時作文會拿到高點的分數,作文參賽得過獎。
對文字有點不一樣的情感吧。他對我而言,是個特別的存在。

想過當秘書。
覺得總裁很厲害,可那個每天跟總裁報告一天的行程,有什麼會議都把內容資料都準備好,上司問什麼都能對答自如的秘書,讓我覺得更厲害。那時候可能還有戲看多了,霸道總裁和秘書,可重點是總裁要年輕又帥身材又好啊 哈哈。
不過喜歡做文書類的事情是真的。

在台灣讀設計第一年的時候,會在幻想自己以後會是個自由工作者,有個想像中很喜歡的工作室(環境),腦海裡勾勒出他的模樣,有個畫面浮現:整個空間白白亮亮的,陽光透過窗投射進來,天氣很好,採光很好。有個大大的書桌,桌上有很多書,設計類的/雜誌/喜歡的設計師/攝影機/喜歡看的書。筆電上貼著五顏六色的todolist便利貼,散落在桌面上的畫畫的用具,看起來凌亂,其實裡頭有自己才知道的手感,什麼東西在哪裡,隨手一摸就抓到的亂中有序。整理得整整齊齊的反而找不到要的東西。靠牆的地方有個沙發椅子,旁邊有個站立的燈。最喜歡有個大大面的書牆,上面有很多書,隨手一拿都是我喜歡的書,可以坐在沙發椅子上看書。很令人舒服的空間。

那時候很喜歡置身於書海中的感覺,讓我覺得很靜下心,彷彿可以什麼都不理,就跟這些文字相處就好。
那時候在學校圖書館工讀。可以借比一般人多的書回去。

慢慢長大了以後,也不會說我的志願是什麼了。就會想說想做/從事什麼樣的工作。

想過當服務員,餐廳的那種。想過打這方面的工,但就是沒真的做過。好像也覺得挺厲害的,厲害在什麼點我也不知道。哈哈 就莫名的覺得

還有想在咖啡店打工。
那時候在台北唸書,總是一到五沒課的時間都排了工讀(三個地方的),然後週末就會去很多平時看到覺得喜歡的咖啡店。把自己丟在咖啡香裡頭,聽著舒服的音樂,做著作業看著書,在咖啡店裡一待就是一個下午。
想泡咖啡、做甜點。

想過在麵包店當學徒。
每每一踩進麵包店,或路過總會被那股很fresh很香的麵包味道吸引,忍不住進去裡面逛一圈出來,出來的時候手上不小心提了個袋。
因為喜歡麵包。話說,從小學吃到高中,每天都是帶麵包去學校午休的時候吃。上學的前一晚都會去買麵包,每天吃一樣的都不膩,就算是白吐司。澱粉吃得圓圓的。

也有想像過自己以後會是個朝九晚五的上班族OL,很規律的生活。

也想過,去打工旅行,把很多工作都體驗過一遍。摘葡萄的、油漆工人、當園丁、倒垃圾的、公園裡掃落葉的、花店店員、書店店員之類的。
倒是在店裡逛的時候,常被誤認是店員。哈

想過當家庭主婦嗎?
看著朋友說,她想成為賢妻良母。我倒是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哈哈 或許覺得自己心量不夠大或者體積太大,似乎只容得下自己。會戀愛嗎—難說。會結婚嗎—誰知道?會生子嗎—等前面那些有了再說不遲。也不知道要怎麼教小孩,覺得自己的一套有點怪,異於常人,也不知道怎麼樣才是對的,應該的?
自己很混亂,教不了人。

想過當醫生嗎?不記得了。

現在還是學生,也不知道以後到底會成為個什麼人。沒人規定大學讀了什麼專業以後就得從事那方面的事,讀的專業跟做的工不相符的人,多了去了。
沒事,不急,走一步看一步唄~!

還有兩個月多實習就結束了,畢業考完後,畢業典禮,就真的大學(終於)畢業了。就不是學生了,摘下畢業袍的當下,也脫掉了學生這個身分標籤。
不想當學生了,不想乖乖坐在教室裡上課,不想考試。哈哈

現在也沒有什麼目標,理想,夢想之類的東西。
想過簡單的生活,Less is More。就在ziji能力所進的範圍內,盡力把該做的事做好,做了就放下,其他就都不想了。想那么多幹嘛,耗腦耗神,頭疼。發生了已無法改變,還沒發生的誰也說不準,那就不想了,不用想。

好好的活在當下,要做的事就去做,別讓自己後悔,尊重自己的選擇,尊重別人,尊重自己,問心無愧。

「妳懷孕了,這孩子要嗎?」

「妳懷孕了,這孩子要嗎?」 「不要!」沒有片刻的猶豫,女孩立馬回答。「要打掉...」後面這句女孩的聲音弱了下來。 像是在心裡對於這個結果模擬情境進行了無數次的排練般,女孩沒有一絲呼吸的瞬間就做出了決定。 放在大腿上因用力緊抓著而起摺子的褲子的雙手,與著急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