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21, 2014

想/看見什麼

 photo Photo2014-6-244E0A534893953_zps4e3a913a.jpg

你,
想看見什麼/

從你/我/他的眼睛裡,
你看見了什麼。
你想看見什麼。

我所看見的,
是真正的,
或許只是 我想看見的。

我只看見 我想看見的

而我看見的     他不一定存在;
我看不見的 不代表它不存在。

有時候 有些事情 真的發生在眼前,
卻想裝作視而不見,
看見了 不知道能做些什麼。

常常會把想像的套用在這世界上,
如果現實中的與想像的不同時,
會埋怨/指責這世界的種種。

這世界存在著的,
沒有所謂的公平與不公平,
沒有所謂的正確與錯誤,
沒有所謂的黑與白,
只是我們所處在的角度不同。

學習,
當看見某事物時,
不要急著下定論,
拋開原有的成見,
重新去看待他們。

這很重要。對我而言
可以看到另一面,從另一個角度。

:)

Friday, July 11, 2014

堅強

 photo 2014-06-29152146-2_zpsa9480997.jpg


生命中遇見的每個人 都是來強壯我的心臟的。

不管是給我力量還是挑戰的人兒。

緣分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
兩條平行線 走著走著,
無意間走到了某個點 因為某些原因,開始有了交點。

當跨出小小的一步,遇見更多的人
會覺得這個世界真的是什麼樣的人都有,
很有趣。

雖然有時也會很討厭。


什麼都是都是有雙刃面的,
喜歡的同時 也會有不喜歡的。

我從來沒有中樂透,摸彩,抽獎的這種運氣,
但 我的好運lucky總是出現在生活裡,很實際可靠的運氣。


覺得自己很幸運 我身邊總是有一群很有趣的朋友。

生命裡遇見的人。讓我
瞭解了些什麼,告訴了我什麼,
得到的,失去的,
擦肩而過的,留在我身邊的......

我想看得更多,知道更多的事情。

感覺這世上還有很多很有趣的東西,等著我去發現。

我 . 期 . 待 :)

Thursday, June 19, 2014

生命中的相遇,很妙。

 photo 10462721_10203308623449657_6906905679555060356_n-2_zps50fc55f5.jpg



我們知道會有說再見的那一天的,
只是 沒想到,
他來的 比預期的快。

未來會發生什麼事,
沒有人知道。
我們知道的是,
好好過著當下的每一分每一秒。

對於離別,
我不會感到特別的傷感/
我覺得這是一個過程。
人生的一個過程。

我想,
我可以那麼淡定的其中一個原因,
也是 我在決定將消息透露給他人知道的時候,
決定公佈前,
就已經把接下來
會面對的事/必須捨棄放手/得交接的事
都想過一遍了。
在離開前 要做的事。



我覺得很奇妙的是,
就在這六十億的茫茫人海裡,
我們 相遇了。

這是件很有緣分的事啊/
不是我跟他/她,
而是我和你,
我們相遇了。
相遇認識,甚至莫名地能聊好久。

我喜歡這樣的,相遇,

——————————


這讓我想到,
就像我高三那年,
很喜歡 那種沒有約好的碰見這樣。
然後接下來一連串不在安排內的吃飯看電影
......
等等的。


Friday, June 06, 2014

關於 學習

「      其實,送舊那天晚上上去說話的時候什麼都沒有準備,腦袋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要說話 只能想到什麼就說什麼。現在整理著照片 看著影片,心裏泛起一絲絲的漣漪,很多感觸油然而生。

     就像那天說的,當初跟華中開始的緣分,就是憑著一股「就是想要這麼做」的念頭。因為大哥在學校課外活動等等的關係,讓我產生一種憧憬與羨慕,而這一份情結化成行動,真正的去付諸執行他。當越長越大的時候總是會羨慕年少時的輕狂與思想,那時候可能不會想太多,所以想做什麼就去做;長大後顧慮的會越來越多,膽子越來越小,到最後什麼事都不敢做 什麼話都不敢說。所以就算那時候媽媽跟我說已經幫我報了TIGS,名字也排進班級了,可是我還是就是堅決想讀華中。那時候參加課外活動,辦活動認識了很多人,第一次有了認識了好久的好朋友(幼兒園小學的時候一直轉校,沒有認識長久的朋友)。

     因為有學長姐在台灣唸書,在fb會看到華中旅台的活動照片,那時候就覺得華中人的感情真的是很不一般,能一直延續到了大學。大學,我到了台灣,加入了華中旅台校友會,其實一開始大學是想念台灣,之後又想說其他國家好了(中國?),結果繞了一圈又還是回到了台灣。那時候也沒有說跟朋友約好要一起去哪裡念大學,很碰巧的幾個好朋友也一起去了台灣,陸續又過來了幾個。

     可,這時候卻輪到我要離開了。

     也不是成績不好吧(成績還挺不錯的 哈哈)。只是在升學的路上一邊學習,一邊思考著,思考著自己要的究竟是什麼。我想,從去年被憋得喘不過氣,想要轉校的那時候就有稍稍的覺得不對勁了吧。只是那時候自己也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那時候以為是藝術大學太封閉的關係,幾乎大部分的都是術科背景的(音樂班/舞蹈班/美術班),大家都只專研於自己的領域裡,待在自己的框框裡。因為是之前沒碰過的東西,開始的第一年會覺得這些東西都很新奇有趣,第二年的時候就開始進入了迷茫期,「究竟這是我真正想要的嗎?我要的是什麼,我在尋找什麼...」諸如此類的疑問被我提出來。其實不管念什麼沒有所謂的好與不好,都是自己分別出來的。我目前的科系:圖文傳播藝術學系,也沒有不好,只是自己把之前覺得有趣的事情一項項列出來後,發現我不知道以後要幹嘛?沒有一項是我以後會「很」想要繼續做下去的。以前會覺得出一本書很像很厲害的感覺,可是現在作業老師要我們自己從創作理念到真正將一本書實體地做出來的時候,我腦袋裡卻空空的,想不到有什麼是值得去做成一本書的內容的,真的有那個價值的。

     那一段時間,我找不到自己。

     今年寒假回來後,腦袋裡時不時會冒出不知名的念頭。一直到四月跟朋友一起去看展吃飯的時候,無意間將想法提出,卻意外的得到朋友們的肯定與支持,怎麼說呢,自己做的事情得到他人的肯定是一件會突然得到滿滿的能量,讓你更有自信去做的動力。回去後打電話跟爹娘說了,接著自己也上網查詢學校的資訊與申請方式,跟朋友聯繫讓弟弟幫忙,把申請資料都交上去了。這樣算是一個決定了的動作吧。因為身上有著職務與責任,離開前要把手上的事都交接下去(很對不起某些人 你們自己知道我在說你),所以將消息告訴了幾個人。現在手上的東西基本上都處理得七七八八了。也沒有打算那麼早公開,打算等學期快結束的時候才公佈。hmmm 或許是不想大家都帶著一種「我快要離開了」的眼神望著我,我無法招架啊,也不擅長安慰人。希望能和大家好好地度過這剩下的日子,快快樂樂開開心心的。 :) 算是提前畢業吧,只是沒有文憑沒有證書沒有四方帽。

     之前高中畢業後在我爹的診所幫忙了一段時間(印象中大概七個月吧 哈哈)。雖然小時候都是以中醫的方式來照顧健康的,在沒有看過外面的世界以前,這些對我來說都是很平常的事,我會自以為地大家都是這般如此的。吃藥針灸對我來說就是駕輕就熟的事。就像我家的教育一般,會讓我以為大家都是我所知道這樣的,可是當雙腳踏出去溫室以後,會霍然發現這世界好大好遼闊,世界上有著太多太多不同的人了(只要妳說得出,他都有存在的可能)。繼續升學的時候,大家都以為我會年中醫,結果,我沒有。甚至第一年班上聚會的時候大家還以為我念的是中醫。在我爹診所幫忙的時候是對中醫有更深一步的了解的時候,覺得中醫真的很奧妙,中醫與西醫的差別,針灸真的很神奇。我爹真的很厲害!那時候我爹看我做的不錯,也一直大力慫恿我去年中醫,可是我那時候就是tiki耍叛逆,越讓我做我越不做,而且記憶力原本就很差,怕東西都背不起來,所以沒有選擇他。那時候並不想繼續理科了 覺得不是那塊料,對商科也完全沒有興趣沒有概念,就想說學語言,會多國語言很像很厲害的感覺,這樣以後去哪裡玩也很方面。大學的坐落點不想在本地,覺得自己國家很危險(從小被灌輸的),而且沒有辦法到處跑,首都太亂太複雜,所以第一個淘汰了。歐美國家太貴了 沒有辦法負擔,最後只剩下中國和台灣,中國不能打工可是很大感覺跑不完,而且中國科系分好細,還來不及想好就截止了。台灣感覺很快就跑完了(可是我這兩年一半還沒跑到),知道英文會變差。but台灣不是一個學習語言的環境,傳播卻不錯,就從傳播類的科系下手,最後挑中了圖文系,申請了世新和台藝大,都中了。現在呢,想轉到中國去念中醫,也沒有不喜歡台灣 挺喜歡的,只是沒有聽過台灣厲害中醫?也沒有什麼想做的,想說可不可以讓自己存在的時間裡對社會有點貢獻,小小的也罷。

     我們家的教育讓我覺得 一切都會有最好的安排,只要跟著感覺走。不管發生什麼事,我所經歷的不管是挑戰還是窘境都是覺得這事我所能承擔承受的才會發生在我身上。每當經歷過某些事,自己的想法就會有所改變,另一個境界。

     沒有什麼經歷過的東西是沒有意義的,人生中發生的每一件事都具有他一定的意義,存在的價值。我念了三年的理科,發現我並不屬於這塊領域。我花了兩年,去慢慢思考探索自己想要的東西究竟是什麼。每做一個決定都得對自己負責任,需要一定的勇氣。我很謝謝我的家人父母並沒有限制我想做的事,總是讓我自己去做選擇,往後的生活日子是自己的。把長髮剪短,是我上一次做過需要很大勇氣的事。剪短後的那一瞬間,有種輕了一截的舒暢感,就像我這次做了決定後,把要做的事都做好後等著消息,心裏那種踏實的感覺一般。

      我想接觸到人,不知是看見表面上的,想看見他們身後的另一面,真實的一面。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前幾天在facebook發了這篇文,除了寫出了自己心裡的一些話,也算是在跟身邊的人交待自己要離開台灣的事情吧/有時候有些事無法當面開口說出來,不知怎麼開口。雖然不是什麼事都得交代,但離開前還是要說一聲,畢竟兩年的友誼。

就像裡面說的,這兩年我過得很開心,經歷了很多,體驗了很多,學到了很多。很謝謝你們出現在我的生命裡,遇見你們,讓我覺得自己很幸福。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幸福的人,身邊有愛我的人,我愛的人。我一直都相信這世界上好人比壞人多。其實沒有人是真正的壞或好的,只是當下那個情況你所站的角度的不同與立場的對立,我們很習慣的去分別出所謂的對與錯。

也很謝謝每個把這篇長篇大論的文字看完,真的覺得你們很棒~!自己寫完後也嚇了一跳,寫著寫著,居然不知不覺寫了那麼長......

當初做下這個決定的時候,也沒有想太多,關於世俗的眼光。當時心裡想的都是,我想要怎麼做。只是覺得如果是不是那麼“想”要的話,是不是可以在尋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以後,去追求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要的是什麼,不要只是順著大家所謂的“正常人”去生活,是誰說一個人的完整的生命裡一定要念大學?誰說不能輟學?誰說不能停學?沒念大學生活一樣過得好好的,要怎麼過 要怎麼活,就看你怎麼做。做著自己想要做的事,好過在自己不知道為了什麼而念的大學渾渾噩噩過了四年,也不知道自己幹了些什麼?

我不想這樣。



得到了很多的迴響,也同時發現了很多潛水員。平常發文發照片也沒什麼人like或回覆的,結果突然一瞬間海面上浮現了很多的泡泡,才發現原來地下有很多看不見的呼吸聲。

爸爸媽媽也看了。(這是我意想不到的。爸爸說憑著感覺走,不要想太多。

很多人很用心地留了言,看到回覆的當下,眼淚真的是不經意的落下。算是一種鼓勵與支持吧。把這些文字都記錄下來,等到哪天我走不下去的時候,再把這些文字拿出來看過一遍,這會是讓我重拾能量與勇氣,一股很大的動力!

那時候再回過頭來看看當時做下這個決定的,我。

Monday, March 17, 2014

DNA



作詞:阿信
作曲:阿信

那是誰 用掉了 我的牙膏 我的鞋 和外套 是誰穿走了
那是誰 在我家 大方洗澡 鏡子前 他和我 一樣的外表

誰搬進 我的大腦 誰綁住 我的手腳
是DNA 唱我反調 還是我 的命運 不敢自編自導

想要叫 那就叫 想甩就甩跳就跳
跳更高 別靠腰 要靠心臟的火藥
要不要 難道要 別人幫你決定好
好不好 就現在 搶回自己的心跳 自己的心跳

那是誰 總是說 有夠衰小 那是誰 只禱告 只會打嘴砲
那是誰 被通緝 正在逃跑 罪名是 綁架了 自己的微笑

誰搬進 我的大腦 誰綁住 我的手腳
是DNA 唱我反調 還是我 的命運 不敢自編自導

想要叫 那就叫 想甩就甩 跳就跳
跳更高 別靠腰 要靠心臟 的火藥
要不要 難道要 別人幫你 決定好
好不好 就現在 搶回自己 的心跳

想要叫 那就叫 想甩就甩 跳就跳
跳更高 別靠腰 要靠心臟 的火藥
要不要 難道要 別人幫你 決定好
好不好 就現在 搶回自己 的心跳

心跳 跳躍 狂奔 奔跑


編曲:mayday
演出:mayday
和聲:mayday, Cola, Boy Jay
鍵盤:ashin, Little Chou, Up Lee
混音:Boy Jay

Wednesday, March 12, 2014

想不到,什麼都想不到。

三度迷茫。

這次是對自己感到迷茫。

——————————

覺得自己越來越孤僻。
很多時候就都沒有想與人說話,不搭理任何人。
不知道要說什麼,沒什麼要說的。
很多事情似乎有所謂無所謂的了。


有時候就只想自己一個人在這個城市裡走著,漫無目的的/
在一家不多人的咖啡館裡呆著。
沒做什麼的,只是坐著發呆,似乎有在想什麼 又沒在想什麼。


最近有點「空」。

沒什麼要做的,沒什麼想做的。
沒思想的感覺。
丟個問題給我,我怎麼想也想不出個所以然。

似乎在退化,原本已經沒什麼本事的了,
現在更糟糕。?


想想些東西,卻不知道要想什麼?

就算想自己跟自己對話,似乎也沒有想說的。






 photo image_zps139980cc.jpg




只是需要時間,會回來的。


Wednesday, March 05, 2014

海綿狀態

放空。

閉上眼睛,全身放鬆,什麼都不做/ 什麼都不去想。
把自己放置於一個沒有地心引力的空間裡。

我享受著當下這個時刻。 :)


每次新學期開始,我都會在紙上寫下我對於自己這學期的一些期許。
寫下腦袋裡冒出的東西,對照上學期寫的。
貼在我的書桌前 雖然不常看,但就是有那麼回事。

目標 Target
1.
2.
3.
4.
5.

感覺大學這四年,並不是學什麼專業的,
而是發掘(覺),探討內心深處的自己。

究竟,想要的是什麼?

在接觸/ 經歷的更多的時候,我依據自己所感受到的,再次深思關於這件事。

#雖然不知道別人是怎麼想的,但對我來說是這麼一回事。#

 photo photo-3_zpsc4cb4c22.jpg



或許,以後做的事不是有關於自己本科的。
但,從不會有什麼是白費的,總會從裡邊學習到一些什麼。

有些音樂人,以前是學經濟的;
有些舞蹈者,以前是學體育的;
有些演出者,以前是學醫科的.. 

這學期讓我每次都很期待上課的/ 很興奮的,
不是本科。
而是通識課。
 #雖然還是控制不了的睡著。# 我有病

我期待接觸更多新事物,嘗試不同的東西。
從中尋找我想要的。 What I Want

我目前遇到兩種不同的關於看待「藝術大學」的老師。
一種是,「哦。藝術大學的學生」/ 
一口說出的話會讓我覺得,他認為學藝術的人總是不切實際,太活在自己的世界裡;
而另一種則是,「噢!藝術大學的學生」/
老師覺得既然掛上了「藝術」這個詞,代表著大家有著不同的想法,在對待很多事情的時候。
當然,兩者放在一起,我更偏愛後者。 :D

老師說道,
教育並不是給予一個標準答案這麼一回事。

小學、中學的時候,我覺得我已經習慣像機器般給予一個標準的答案。這樣的吸收知識。
像電腦接收指令般的只有1和0,腦海很久沒轉動了。

這學期選的通識課,
更多的時候我處於一種亢奮的狀態。一種渴望聽到更多不同的東西! 

《臺灣人權議題》
「理所“不”當然」這世界並沒有理所當然的事,關於The Shadow of Justice,關於真相?
為什麼很多人的才藝表演都是唱歌?
為什麼很多歌曲都離不開關於「愛」這件事?
老師上課的時候總是會提出很多問題或者引導我們提出問題要我們去思考。
透過引導,讓我們提出自己的看法,甚至同學們之間形成一個小型的辯論。

《精神分析與文藝創作》
「這堂課裡沒有精神分析,更沒有文藝創作。」第一堂課老師坦誠地這麼跟我們說道。
但我覺得更多的是關於心理(分析)。
每次上課的時候,總是能感受到老師對自己當下所說的那股萬馬奔騰的熱情欲熱愛(passion)。發自內心的
他腦袋裡總是有著股像小孩對事物的好奇心與十萬個為什麼。
課程的內容很廣泛,可以什麼都是!
偶爾腦袋裡冒出什麼,馬上就會分享/ 說出來,然後再回去原本說的。
他覺得這不只是學生一味的接受他所說的,更多時候 他希望大家提出不同的批判。每次談論到什麼課題,都隨機點人。哈哈
老師說,想做什麼事就立馬去做,不要讓自己此生留下任何的遺憾。
所謂的沒有遺憾,就是指即使在下一秒你就會死去,你也不會因為什麼事還沒做而感到不甘。
哈哈 這是一堂常常讓我覺得「這世界真的是太妙了!太神奇」的課,尤其老師更為有趣~! 哈哈 挺喜歡的 :D
#打算每學期都去聽他的課,把學分讓給需要的人(我學分滿啦!),只是單純的去旁聽。#

想說的很多,無法用文字言語完全的表達出來,只有細細地去感受。

這學期還修了《戲劇概論》。
做一齣戲/ 看一齣戲。
比起幕前,我更期待潛入到幕後,瞭解到一齣戲的製作與背後。

有一堂想上的課《表演規劃與製作》,
表演學院的課,無意間發現的。可惜滿人了,只好等到明年再選。
看著教學綱要,裡面的內容讓我蠢蠢欲動。

大三下呢,現在是大二下,也就是指明年的這個時候。
想申請交換。
原本想說呢,交換到北京的。中國傳媒大學
認真去查看想交換到的科系的時候,卻發現沒有想要的。
於是在姐妹校中遊蕩了一遍,發現了個中意的。 :D
上海戲劇學院,舞台美術系。
關於舞台、燈光、服裝、化妝,劇場技術管理的。

哈哈 希望能夠申請成功!

——————————

這世界很大,我像水母漂游在海裡一般。

像海綿一般,放空/ 吸收。
思考。尋找自己想要的。 喜歡這感覺





想流浪 ?

Thursday, February 27, 2014

單純的聲音



一把單純的聲音。

簡單。真誠


聽了覺得很安心。

帶著耳機,隔絕外界的聲音。

靜靜享受


晚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