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19, 2018

一場契機的談話




剛跟朋友Y聊了一場天。好一段時間沒見面了,明明在同一間學校且同一班,但由於課都已經結了,現在是考試季節,大家就很少見面,我2018年起,見最多的就是室友和保安阿,大概就都宅在房間各自準備考試。平常除了上課,她大部分時間會去大學城(另一校區)找男友,而且也不在同一樓層,出門丟垃圾也不會碰到。

回宿舍在電梯那裡碰見了,問了什麼時候回家。之後她帶著蛋糕來敲房門了,哈哈。我算是挺不主動的。有時候就是會有小小的契機,然後你就去做這件事了。也許不需要什麼很特別的理由,只要你想就可以去做了。

聊了好一大段的天。某些方面還是挺好聊的。想想聊了

Q:聊畢業後有什麼打算?讀研嗎?

A:寫了一篇3000字論文後完全不敢想像10000字的論文要怎麼有深度內容又查重不超過30%不被打槍,好難, 古文不都那幾個字拼起來。反正我那麼懶,肯定是不打算繼續深造了,好想把學生生涯中最後一個考試考掉,然後不想再考試了。積累臨床經驗比較感興趣,我想動手。朋友打算到男友媽媽深圳診所工作,在這之前得考個中國的醫師執照。

Q:聊現在中醫的情況?

A:Y哥哥在馬來西亞家鄉開了家診所,情況黯淡。父母有教唆讓他去外面打拼,但哥哥想留在父母身邊,且女友也在家鄉當教師(?)之前有在飛機上遇見一大叔,他也說想讓孩子在國外發展,我問父母不想孩子留在身邊嗎?

覺得基本上馬來西亞沒有平常調養身子,未病先防,養生的概念。大家都是生病了再去看醫生,然後都希望被自己長期搞壞的身子可以馬上痊癒,越快越好。覺得在這個追求快餐速度的時代,大家都是踏著匆忙的步伐,腳板還未著地踩穩,另一隻腳已迫不及待地踩上了,“踢踏踢踏..”或許自己也不知道趕著幹嘛去,但大家都在趕,跟著大眾腳步這樣準沒錯。大家都忙著去愛別人,渴望得到別人的愛,卻忘了去愛自己,去好好的保護自己,一直不斷的往外去尋找。有人會說人生就那麼短,就該想吃什麼就吃什麼,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幹嘛要顧慮這顧慮那的,這樣多沒意思。莫非承受著疾病給予的痛苦意思大得多?

也不是想要剝奪每個人享受的權利,只是在享受的當兒,可不可以適度的適當的克制一下自己,別太過。有好多覺得好的東西,可是似乎在這個日新月異的時代,大家都覺得這是沒有必要的存在,就算沒有也無所謂的存在。會覺得這是封建,守舊,過時了。總是會覺得以前有那麼多好的東西,可是為什麼都無法被廣泛延續傳承下來,小眾的力量好薄弱,薄弱地無法吸引大眾的注意。覺得現在大家都在追求創新創意,有些甚至盲目地往沒有人想過做過的方向去,是很獨樹一幟沒錯,但看了令人毛骨悚然,令我害怕。

中國或許是久遠時代有著中醫的關係,至今民間仍有著關於養生的一些小知識。比如平常喝溫水,懂些穴位,在飲食中加入藥材等等的。但馬來西亞似乎沒有這樣的底子。想宣揚讓大家知道一些基本的,但具體不知得怎麼做。

Q:聊著新聞?

A:Y說最近在follow一個新聞,說的是一女生L找自己的狗的故事。一開始L的狗走丟了,然後有兩個男生說把狗給了另一個女生Z,他們給了LZ的聯絡方式,故事就展開了。期間省略,反正就是L想拿回自己的狗,可是Z一直拖著不給,L就把他們的聊天內容po上網,希望可以人肉搜索到Z。聊天過程中,Z說了一些過分的話,比如說要把狗狗殺了來吃,欺負狗狗或者什麼之類的,還讓L拿一直狗來交換(L答應買一隻十萬以下的狗來交換,畢竟跟之前的狗有感情了),可之後Z卻說自己的女兒喜歡,不還了,諸如此類。最後L找到了Z的地址,有聽到屋子裡傳來狗的叫聲,可當打開門後卻沒發現狗的蹤影,結果發現狗被從六樓丟下去了。事後Z有向L道歉,並宣稱自己有在狗狗身上綁布條想把他放下去,可一事心急失誤了。

這件事在網絡上被公布後,只能說或許是網路上的自以為是正義使者英雄的鍵盤俠們,開始了一連串的語言暴力,有些甚至拿到Z的手機號碼傳簡訊辱罵她,還有得知地址的,直接送花圈或者潑漆。Z老公還說要去告L將兩人之間的對話公布在網絡上,侵犯了其隱私權。

試問,你們真的是吃飽沒事做嗎?

對於這種不管我的事的事,通常都抱著一個中立者的角度,看看就好。或許會有些想法,但也不會在大庭廣眾下高談闊論。不管怎樣,我都只是一個不相干的局外人,沒必要去沾這一趟渾水。或許有時候事情並不像你所看到的那般表面,你所以為的或許會來個180度的大反轉,跌破妳的眼鏡,真相究竟是如何,誰也不知道。

「一個變態,炸出了一世界的變態。」覺得這世界正一步步的往著扭曲的變態方向發展著。

池林大了,自然什麼鳥都有。也不是說這世界上就沒有正面的事物存在著,只是不多。人很容易受誘惑不小心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然後陷入深不見底的黑洞裡。

走出去看了看,三觀毀了一邊又一邊,沒有極致,只有更加。

“沒文化,最可怕。”就算經濟發展的再怎麼快,但人的素質卻沒有提升的話,看起來就只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覺得缺道德文化是最貧乏的。

Q:聊了我在畢業前會不會展開一段戀情?會是個什麼樣的人。

A:哈哈。這是個值得令人去深思的問題啊。順其自然唄,誰也說不準。大家都那麼好奇這個問題嗎。我也挺好奇的,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吧。

還聊了什麼,具體只記得這麼多。好一段聊天。我似乎太久沒有這樣好好跟人聊聊了,總會有那麼一個莫名的點,展開一段不知名的對話。我喜歡這樣的莫名。



下午跟Y聊了之後,傍晚朋友D也來了,又聊了一下。晚上寫了這篇。很好,今天沒有讀到書,安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一場契機的談話

剛跟朋友Y聊了一場天。好一段時間沒見面了,明明在同一間學校且同一班,但由於課都已經結了,現在是考試季節,大家就很少見面,我2018年起,見最多的就是室友和保安阿,大概就都宅在房間各自準備考試。平常除了上課,她大部分時間會去大學城(另一校區)找男友,而且也不在同一樓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