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06, 2013

「Hello, stranger.」

「你好,陌生人。」 :) --10.3

         “碰到很好聊的陌生人,會希望路程變得很長很長,別那麼快就到站,如果可以再長一點就更好了。”

        在台北這個小小的城市,驚喜很多。聽著這城市的喧嘩聲,人們談話的聲音,汽車來回穿梭在這靜不下心的斑馬線上,風吹雨下輕輕揚起我俏皮的髮尾放任雨滴放肆地在我身上任性地撒野,走在路上的各種多姿多彩的人生我都想一一地去聆聽。很有趣,我喜歡聽故事。

        人生很有趣的是,你永遠不知道下一秒你會遇到什麼人、事、物?開心的,傷心的?我們的人生就像一齣齣小小的劇場。
就像阿甘說的,
"Life wa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 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gonna get."  :)
而,你永遠不要害怕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帶著孩子般永遠都抱著好奇心的心態看待這世界,他充滿了許多你意想不到的種種事情。不管好的壞的,換個角度想,這世界可以是90度倒著走的,而你不會跌倒。

        今天晚上去了一場舞台劇《Closer》,繼《分手快樂》後的第二部舞台劇。在來到台灣以後,漸漸地愛上了LIVE演出,一種沒有經過任何後製修改效果,赤裸裸地one take呈現在眼皮底下的。

 photo 1383411_10201505994465059_605604916_n_zps7343173a.jpg

        我以一句敷衍的“還好”概括了這部舞台劇。可能因為自己也沒有在這方面有很深的了解,所以也不好隨便批評指導,不過自己心裡還是有對他的一些小小見解,至少感覺不用很理智理論的分析。對這部舞台劇說出我的感覺。其實真的是覺得“還好”。或許在戲劇這個領域裡我是個門外漢,站在門口看著屋子裡發生的任何事情,以一個第三者旁觀者的身份看著一幕一情節。我對文字的敏感度大大地超出了我對影像的感官度。我自認是一個對於愛恨情愁纏綿不斷的故事很容易感同身受的人。

        但,這一次我全場就是抱著一種很沒有身在其中的情況在看這部故事。或許是演出者的說話語氣情感沒有很明顯情緒表達,不知道是不是舞台劇的演員在表演課中有特別練習說話的強調,或者是英文翻中文有點僵硬的感覺,我覺得他們的台詞對話都三個字兩個字停頓的感覺,沒有電影或者電視劇裡順暢自然的對白。又或者是因為不是可以像電影這樣拍攝很多畫面然後剪輯成一部影片的關係,在有限的時間內無法很好的把劇情表達得淋漓精緻。

        稍稍套用一位剛認識的新朋友他對於這部舞台劇說的一些感想。這部片子內主要圍繞在「陌生人,真相,謊言」我覺得還有性,這四個元素裡打轉,在劇中一直很強調重複地出現。我不知道是在彼此越來越認識以前,人們會習慣多說謊話少說實話,還是相反?但是反覆如此地猜疑提問與要求,讓我覺得很困擾,難道生命中沒有其他事了嗎,為什麼老是兜旋在這些事情上。或許這對他們來說就是很重要的事情吧。每一個人對於重要的定義都不同。



        兩個對陌生人價值觀不同的人。對於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我給予的只有微笑與沉默,因為不清楚對方的底線,所以不會輕舉妄動;而他覺得既然是大家對於彼此都沒有任何認識的情況下,也是最輕鬆自在沒有任何拘束的, 不管你是想大哭一場還是心底最深的秘密, 最黑暗不堪的角落都能在這樣的情況下毫不猶豫的表現出來。
這一次,我想重新對“陌生人”這個詞給予新的定義。對於我,你不必給予太多的大道理理論,只需要給我,一個信服的理由就足夠了。

        一念之差,或許我就不會認識他了。如果我沒有答應說舞台劇後一起去古亭吃宵夜的話。不知道,有時候緣分Fate是一種很妙的東西,他將兩條平行線變成交叉線,產生了交集點。第一次,我跟第一次見面的人聊得那麼開,天南地北什麼都可以聊,不會有尷尬的呼吸凝結在空氣中的時候。原來我可以。有些人身上就是有一種很奇妙的力量,當什麼樣的人碰上什麼樣的人。

        他是北藝大的,我是台藝大的,聽說兩家是世仇。But.. So what?! 哈哈 管我們什麼事啊
同樣身為藝術人的,我覺得倒不如兩間大學相互交流創作理念相互結合,或許會有更棒的idea更有意義的作品。為什麼要為了我都不知道什麼原因的事就把自己的人際圈設立了不具名的框框,把自己和外面更廣闊美好的世界隔絕了。不值得啊 哈哈。最後我們變成同一陣線了。

        在碰到自己覺得很厲害很特別的人的時候,會有一股力量想讓自己變得更有能力更有深度更有智慧,讓自己變得更有內涵,變成更好的自己better me。這是一種正面的化學效應。

        他有自己的想法。我總是會被很有自己想法的人吸引住,我覺得那樣的人身上彌漫著一股專屬於他們自己的一種氣息。他也很瘋狂,真的,失控的暴走。在談起自己專業領域部分的時候,臉上浮現的卻又是很認真的神情。真的很妙。

        他是水瓶座。在脫離認識的朋友回去的路上,我們走下捷運站,繼續聊著。他談話過程中發現的小細節,他的細膩讓我很是訝異。不說出來不代表不知道,也不代表不在意,只是有些人知道什麼時候該說什麼,什麼不適合說,開玩笑的程度適可而止。

        碰到很好聊的人,會希望路程變得很長很長,別那麼快就到站,如果可以再長一點就更好了。不知道下一次的見面會是什麼時候,還會有嗎。

        我喜歡這樣面對面的聊天說話,人與人之間真誠的互動,真的是用心在交談。

p/s: 噢對,我覺得我真的很莫名其妙的奇怪。不過我很喜歡我這種奇怪,愛得不得了。哈哈/目前為止,比起喜歡異性的男生,我發現我更喜歡跟喜歡同性的男生聊天做朋友。 :D 就我目前認識的,他們都是那種說話很直接,很坦白,有自己的個性,說話有點賤,不過就是會讓我覺得聊得很過癮的感覺,沒有什麼太多的虛偽與做作,很做自己,很舒適自在的談話。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