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04, 2022

You are WHAT you think/do

 

其实从以前开始我就不大喜欢别人在介绍我的时候,说我是某某某的孩子,我希望只是以自己的名字被认识的,很大纯粹的不夹杂其他的东西,而不是在其他人的名字之下被记住的。一开始是以什么样子开始的,决定了以后的样子,你就自动地被扣上了那样的标签。

所以我会跟朋友说希望你们下次介绍我的时候,不要说我是某某的孩子。


现在依旧是这么想的。


打小去医馆的时候就会有病人来问我东西,一般是把我的家庭关系网问得一清二楚后,然后就会很炫耀地跟下一个来的病人说 我跟医师很熟喔 他家有几个小孩 几岁 在哪里读书 读什么之类的,然l我有点无言,那个人到底是在干嘛啊(?)是的 我被问过N遍,问到排斥 反感到,不想承认我是我爹的孩子这样。


虽然这也不是什么不光彩的事,也没有多厉害,但总会招来一些目光。但可能是我的性格是不喜欢被瞩目的那种,就想当个小透明努力刷低存在感,没注意到我也没关系,但请别把焦点放在我身上,所以不大喜欢这样的情况。其实反而还会有点压力在,因为人家知道你是谁的孩子什么的,就会说某某某的孩子怎么样怎么样,觉得每个人都是独立的存在呗,做每件事前也得想想后果,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别拖累其他人。


一般不会主动说起这件事,或趁着这个身份去做些什么事,虽然也不是什么身份 哈哈哈哈哈。有印象的是有一次,那时候升高中的时候,因为比较熟的朋友大多在另一个班级的关系,分开了,那时候可能是比较有意识的一次分开,一开始比较难接受,缠着我爹利用他的身份去学校谈一下,结果不尽人意,我花了一段时间来接受,自从那一次以后我再也没有做过类似的事情了。


现在工作时候被问到,不会正面承认或否认,会说我是来工作的。啊 我就真的是来工作的,在什么场合就什么身份,医师的孩子又如何(?)该做的事还是得做,也没有什么特别待遇,做的事情还比别人多。这么说了,知道你跟医师没什么关系,他就不会来找你说话,可获得一片宁静。


平时也不会特别要求什么,就自己能做的就自己去做,做不到的就不做呗 也没什么的,尽量避免麻烦到他人。要麻烦别人也挺麻烦的,做不到就不做,不是必须得去做的,能不做就不做,不做就没事了。



———————



难得今天有些时间能好好写写文字,好久没这种状态了,刚好又有些油然而起。


有时候也不用特地去想,特地去想反而想不到,一切随缘,船到桥头自然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与自己和解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總是喚我小姑娘的那抹身影

「小姑娘,走   跟我去四樓看個病人。」 「好勒!」 第一次對 L 主任的印象,應該是入科後不知道哪一天開交班會議的早晨,一個個子高高的瘦瘦的不笑的時候看起來有點嚴肅,一副很正方形的樣子。說話的時候也很正經,不苟言笑的。實習生們也都不是很敢靠近隨意開玩笑,就不是很親民的感覺,一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