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12, 2021

你要如何,我们就如何。

 

两年,就让我心凉了。

面对现在的人类,两年,不,其实一年左右我就心拔凉拔凉的了。实习一年毕业后开始真的到临床去接触病人,用了半年去看现在的病人,了解现在人的心态与疾病的发生发展,又用了半年去消化去调整自己的心态情绪,然后总结发现现在人真的是很难救。自己的想法太多,做的不对又想做自己想做的,不听别人说的,结果就是拼命往死胡同里钻。接下来的一年多就是在把自己打碎再重组,大概是一次又一次的鼓励与被鼓励的自己。喔 修忍辱


半年前(至少有半年,忘了具体多久了)开始一直维持着每星期三次无收费到阿嬷家跟他针灸、扶他走路。

这个阿嬷从三年前,跌倒盆骨大转子断裂,手术上螺丝后没做好又跑位,一侧脚都踩不着地,就这么一直坐在轮椅上,再也没有站起来行走过。这是一个机缘下有人联络了我爹,告知了阿嬷的情况让他过去看看,然后我爹就过去了。看了情况后告知其家属,针灸可以让阿嬷重新站起来走路(之前有个八十多岁的阿嬷骨质疏松症针灸针到可以自己起来走路,这个有机会下次再写一篇说说),阿嬷有想要治疗但他女儿没有反应,离开前我爹说如果需要的话他可以无收费出诊针灸,他女儿也没有说什么。

过了几天,他女儿打来,说让我们过去出诊。

一开始原本是建议说可以每天练习走路,一天三次,家里有女儿、孙女、女佣,大家可以每天轮流花个10-15分钟一人扶一次。结果女佣是没有选择不能说什么,女儿孙女说很忙没有空(每次去都看到孙女在看视频按手机...)。结果就是我们每个星期去三次针灸+扶走路,不清楚平时到底有没有人扶她走路(?)

讲真的,你现在如何对待你的父母,你孩子就跟你学以后就怎么对待你,不管你对你孩子多么好,他之后也是会对他自己的孩子多么多么的好,然后怎么怎么对你...。

每次阿嬷一看到我们第一句就说“我没有力”/“我很紧张/心跳很快”之类的。我真的是第一次跟一个人说了那么多安慰鼓励的话,“没有什么好紧张的” /“哇,越走越有力了”/“今天走的很棒哦”/“来,多走几步就快到了,加油”。

因为家里也没有要花钱给他吃中药,所以主要还是要从饮食下手,也跟阿嬷说到饮食要改变,不要吃这些所谓“很营养”(鱼、鸡蛋、乳制品)但实际上对身体没什么帮助,还会让身体一直发热的食物,但老人家就觉得一定得吃这些东西才有力,结果越吃越没力🤷🏻‍♀️。说了让他别吃这些东西,结果阿嬷瞬间脸黑掉。

让他吃清汤米粉他说这东西哪里可以吃的...

之前有好几次阿嬷有稍微提到说针灸痛,可不可以来扶走路就好,那时候会严肃地跟阿嬷说“阿嬷,我们主要是来针灸的,不是来扶你走路的,只是针灸后顺便扶你走路,如果你只是要练习走路的话谁都可以,我们就不需要过来了。”走完后阿嬷就很不耐烦地让我们回去。

kakak说平时让他活动身体做点运动,阿嬷都说很累不想动,想睡觉。常用的东西就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真的是动都不用动,就一直坐在轮椅上看电视机,吃也会端到面前来,有什么事就喊一声kakak。

老人家真的是平时就是要活动活动,活着就是要动。一开始不动,就越来越不想动,越不动就越没有力,越没有力就越不想动。这样恶性循环。

真的是好听的不好听的话都说尽了,该吃的不该吃的也说了,当事人不想从自己身上做出改变,旁人做的再多说的再多也是没有用的,只会惹人厌。


上个月开始突然有个念头从脑袋里冒出来“那就这样吧,如果那是你想要的”—释怀了,人真的太难救了,自己的想法太多,放过别人也放过自己。阿嬷想要怎样就怎样吧,扶扶一个每天从早到晚对着电视机的老人家活动活动,就当做善事。现在人真的太可怜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从开始不针灸只练习走路之后2-3次,阿嬷行走的顺畅度、力度、平衡都很明显的在往下滑的趋势走去。现在也只有随缘帮帮。能帮多少就帮多少,好的东西不是你介绍给别人别人就会接受的,他还是只听自己所想/认为的,就算那不行,就算会往坏的方向走去,就算如此。


1 comment:

你要如何,我们就如何。

  两年,就让我心凉了。 面对现在的人类,两年,不,其实一年左右我就心拔凉拔凉的了。实习一年毕业后开始真的到临床去接触病人,用了半年去看现在的病人,了解现在人的心态与疾病的发生发展,又用了半年去消化去调整自己的心态情绪,然后总结发现现在人真的是很难救。自己的想法太多,做的不对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