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30, 2013

散不去的烏雲。

撥開後就會看見陽光。       

       總感覺我的細胞膜很牢固,比一般人來得。第一道防衛、第二道,第三道的.. 而且他是屬於那種沒有彈性的,普通人的假設某件物體進不去的話,如果衝擊力太大,F=ma 物體就會因為牛頓第一運動定律慣性而反彈回來;而我的是感覺有層減少磨擦力的保護膜似的,假設物體衝擊力太大,碰到我力度就會減少至0,毫無動靜的停了下來。

       不知道為什麼,這幾個月來每天都似乎很忙很忙很多事要做,可是時間過去了,卻總是覺得不知道做了什麼事,什麼事也沒做到的感覺。每天來去匆匆的,停下腳步卻發現自己不知道在什麼地方,剛剛做了什麼事,現在做著什麼事,接下來又要做什麼事。感覺自己被身邊的人群推擠着,沒有方向的被人群擺佈着。這感覺很空虛,就心裡空空的感覺,隨便說了一句話都有回音,重複問著我那個問題,可是沒有答案。

       看著朋友們一個一個都過得很充實實在的生活,難免有些失落感。感覺大家都很有目標的過著生活,而我卻沒有想法的渾渾噩噩的生活着。大家都找到了屬於自己的方向了,我卻像在汪洋中漂浮的一隻小船,浮浮蕩蕩地,找不到岸。

       或許我學校,藝術大學就是會有點封閉吧。大家都似乎過著自己的生活,與外界的世界隔絕了,被困在屬於所謂的藝術的框框裡。你問我什麼是藝術,我答不出來。我回去想了好久,或許藝術就是你身邊的任何一件小事、一個人、一樣物品,他不像是非題這樣不是對就是錯,不是黑就是白,他沒有具體的意思,就看你怎麼去定義。或許是隨手照的一張照片,或許是你現在坐著的一張在普通不過的椅子,或許是你正在呼吸的一口氣,或許是你自己的手..

       心里納悶著,有一股感覺盤旋在心頭遲遲無法散去,而我卻也悟不出一個所以然,只能任由那股奇怪的感覺蔓延着,蔓延至我每個細胞/每個器官。

       總覺得有些事要去做,要去做些有意義充實的事,可是不知道要做什麼。我還在尋找,直到我遇見他的那一刻。

       我想用我健全的雙手雙腳去做任何的事,任何可以幫助到別人的事。

I don't have a romantic bone in my body.

       我這個人很無趣,很木納,更別說是浪漫細胞了,不可能要我找不存在的東西啊。所以為了不要危害到其他善良的人,我就好好保持單身好了。哈哈

       今天有藍天白雲呢,真好。:))

       夏天快到了吧。

       這兩三個星期的禮拜四都在下雨,拜託不要在禮拜四晚上下雨了好不好,我想打球。或許打了球會好點吧。(thinking) 

       我會好好的。

Sunday, April 28, 2013

二十。快樂 :D

二十了。

之前在意識到邁入二字頭的時候心裡有些不安與忐忑,想著莫非我的一字頭青春就這麼打算偷偷溜走了嗎?!我覺得男生女生就剛好大大的不同。男生的年齡與魅力成正比,似乎越成長越成熟的感覺;而女生恰恰相反,魅力四射就在這正值青春的歲月。

可是現在他就在我面前的時候那股緊張的感覺卻隨著微風被帶走了,就感覺這是一件很自然的事,像我每天早上醒來一樣的自然。我很奇怪每次事情快到了的時候,我卻什麼感覺都消失了。

我在來台灣的時候 特地把fb上生日移除掉了。我覺得我有點憤世嫉俗 哈哈。我想知道在這個世界社會科技越來越發達的時代,如果沒有了這些東西,人們還能憑著自己的記憶記得些什麼東西。

 photo 537976_10151323239931442_218080821_n_zps58d5ec9f.jpg

在台藝大很自在的就是跟一群馬來西亞生混在一起的時候。不管什麼活動還是聚會都會去,有一種歸屬的感覺,很自在舒服的說著我熟悉的語言腔調與只有我們才會聽的懂的好笑有趣的梗。:D

 photo DSC_10510_zps7f0f5e3a.jpg

這東西叫做三色布丁,有點好吃不過吃多了會怕。

 photo DSC_10850_zpsbf059bfe.jpg

謝謝佩棋和佳欣的信件。真的好喜歡收到手寫信的感覺 :D 哈哈 我就是一個比較老派喜歡handmade的人。雖然現在科技很發達有email, fb inbox, fb timeline很多很多可以傳達信息的管道,但我還是喜歡郵差叔叔送來的有溫度的信件。比起沒有質感的鍵盤,我好喜歡有凹凸的文字。
謝謝子雙一切盡在不言中的簡單祝福。:)

哈哈 誰真的記得我生日的,我還是知道的。

謝謝十二點從澳洲打電話給我的Louisa ,唱了生日歌給我聽。還有隔天的簡訊祝福。
謝謝從印尼打電話但我沒接到的親愛的穎暄的簡訊祝福 :D
謝謝我親愛的家人,我爹娘大哥二哥二嫂大姐小弟。
謝謝合一、凱旺、朱樂、嘉惠、偉鞍、紹恩、俊偉、旺町旺佃、順榮、敬恩、靜詩、瑋昇、曾順、家駿、偉志、耀歷、LEE哥、小姑、XiaoBai Pak。
謝謝廷聰、Alvin Wong、慧麗師姑、義仁、宇正、婉戀、華敏、婷翊、智豪、錦梅、慧雯、歆茹、怡芳老師、紅鷹老師、緗嬪、隨政、瑋莉、安倪、文傑、瑋琪、瑋江、如韻、心璇、佩涵、Belves、SinYee、KianLeong、WanQII、YeeChuin、傑盛。
謝謝遲來的Belated Happy Birthday的靜欣靜琪。:D

 photo 672A547D540D-1_zpsd3b3a4d4.jpg
這是我送給我自己二十歲的生日禮物--剪短髮。

        以前中學的時候總是很羨慕那些昨天看還是長髮,結果今天就變成短髮的同學朋友,就是會有一種很清爽俐落的感覺。可是自己總是會覺得自己的臉大然後就不敢去剪短髮;結果現在也不管這些了,剪就對了!我一個月前就決定了4.20這一天了,牢牢的就把他寫在筆記本里了。Never try, never know. ;)

        我覺得人偶爾就是要有一點衝動!我這股衝動醞釀了一個月,打算作為送給自己二十歲的生日禮物。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就不會做了。

        很神奇的,這一次剪我並沒有吸了很大口氣恨下心剪掉長髮的感覺,我記得去年剪斷的時候有那種感覺,而且開始的時候還會看不習慣自己,而這次卻沒有。

        或許是設計師是從頭髮的後部開始替我理髮吧,因為看不見所以心也很安定。我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一刀一刀的長髮被剪下,我內心很平靜。而且設計師很貼心的問了很多關於我髮型的問題。雖然她看起來入行不久,有點生疏的感覺,不過我很喜歡她對待顧客的態度,很用心,語氣也很好。

        剪掉三千煩惱絲,我如釋重負。晃了一下頭,沒有長髮飄逸的感覺,不過卻覺得好舒服自在,很輕鬆。設計師問我會不會愛上短髮?短髮可以變很多造型,長髮只有燙直和燙卷而已。我想,或許我會愛上。哈哈 誰也說不一定

        我相信這世界沒有偶然,一切都是必然的。

原本還想說去捐血的,以前就一直好想去捐血的,剛好碰上這一天,只可惜馬來西亞似乎被劃分在疫苗區,所以得在台灣呆上三年以上才能捐血,我等到來都104年9月10號啊 是多麼的遙久啊。

哈哈 不知道要說什麼。就這樣吧

祝你,許詩涵 生·日·快·樂。 :D

Tuesday, April 09, 2013

我爹是全世界最好的醫生。

剛剛去看了中醫針灸了。
這是我第一次看了除了我爹以外的醫生。

只能說,完全糟糕。

這次去的是一家裝潢傳統的中醫診所,登記的時候也很傳統。不過醫生看診的時候是用電腦記錄的。
登記的時候我填了資料給了健保卡給了NT50,呆呆站在櫃檯等她跟我說號碼,可是沒有。
過後是醫生叫名字然後進去的(門開著沒關)。

問了我情況後:我前兩天上個星期五的時候在下樓梯的時候不小心踩空了,結果就聽到腳發出了”咔“清脆的一聲。之後就腫起來了,走路也有點痛。不過過了兩天已經比較好了。
ps:我拜六禮拜還去了阿里山出遊 走了好多好多的路。
結果醫生看了按了幾下我的腳,然後看了舌頭按了一下右手邊的脈搏,就把我叫進去針灸了。
我問了他大概需要針多少次,他居然叫我去廟拜拜問。我衷心地無言。
進去前,我問了他那我身體狀況怎樣。我不知道他是直接忽略我不想理我,還是他真的沒有聽到我說的。

過後用了一個叫做“氣功XX外線發射器”會發出熱熱的氣體的熱敷我腳踝那邊。據說有治療的效果,他只這麼跟我說。然後就只插了兩支針十分鐘。然後用藥膏搓了一下用膏藥貼著。That's ALL. 哦對 還說如果還痛就再來,不痛就不用來了。

因為跟我爹的看診真的是差太多了。整個直接讓我無言。

我爹會很用心地對待每一個病人,不只是病人身體不舒服的那部分,我爹還會延伸到整個身體的健康一起告訴病人,會說很多很多的話,所以每次一個病人的看診都會看很久。

其他醫生說的我都會懷疑,除了對我爹的話深信不疑。

——————————

我爹是全世界最好的醫生。

每每生病的時候我都蠻高興的,除了很辛苦以外。
在家裡的時候每次一生病就可以變得很柔弱很脆弱很依賴很撒嬌,這一直是我很喜歡的時刻。
含糊的說出身體不舒服的地方。可以賴著不吃藥,哄了哄我才甘願把藥吞下去。
發燒哮喘的時候我爹每隔三小時就餵我吃一次藥,半夜把我叫醒吃藥。
我從來就不怕吃藥 還是針灸,這種事情。這種時候對我來說就是很享受的一段。:)

我爹平時都對外面的人付出比較多的心,常常都不在家。所以我常常也會很妒忌其他人。


只要有我爹在,我什麼都不怕。
如果只能聽到一把聲音的話,那肯定是我爹的,毫不猶豫。
他的聲音,讓我覺得很安心,即使閉著眼睛依舊不怕跌倒、不怕迷失方向,他就是我生命裡的那盞明亮的燈塔。無可取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