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31, 2011

心情好。更新

不為了什麼,
只是因為心情好 想更新 =D

Photobucket

今天感覺很好 很舒服~! 是個漂亮的一天 =)

早上聽到了鬧鐘,順手關了繼續倒頭睡 (sleeping)
睡了大概十二個小時 睡到自然醒的早晨。
話說,做了很長的一個夢。

今天 很滿足了買了三本書。
Photobucket
劉軒《隨著城市的節奏漫步》/ 蔡美兒《虎媽的戰歌》/ 韓寒《青春》

Photobucket
劉軒《隨著城市的節奏漫步》
自從他的《放任心中100次流浪》後,我認識了他。
他有著一股吸引人的魔力。

Photobucket
蔡美兒《虎媽的戰歌》
那次星洲日報的副刊裡,我第一次知道她。
他有著與傳統中國人不同的教育方式,這讓我想起了我的小時候。
我們家的小孩 從小就是在與其他小孩不同的環境下成長的。

Photobucket
韓寒《青春》
在某次不知情的情況下 我無意間看見了這個名字,
我莫名的想要認識這個人,
之後他真實的文字吸引了我。
這世界沒有所謂真正的錯與對,只是我們自己的主觀。

Photobucket
不過這些都得keep住,現在當務之急是統考!

在popular遇到了學姐yeeharn以涵 跟他親愛的爸爸一起,
他想說看看popular有沒有進步。
還遇到了 專立 和 ah teck 還有Jack Xi =))
很喜歡這樣的相遇~! =)

下午睡了一個小時的午覺,自己醒了過來。
跟我二哥 我娘 共度了美好的午餐 (hmmm)
我二哥 是一個
凡是他身邊或者說凡出現在他眼裡的事物,
他都會保持事物一切的整齊,端正。
他很講究這一點 一直以來都如此/

Photobucket
恩,榴槤季節也進入尾聲了。

我很帥的二哥 ♥

Photobucket
我享受這樣的時光 =))

Wednesday, July 27, 2011

[轉載] 向你打聽一個人

Photobucket

我的呼吸里,還染著毅力的燻衣草香,眼前還幻映著喀納斯晨霧的淡紫,身子仿佛還在維吾爾人的毛驢車上搖晃,而這一程北疆之旅,卻要落幕了。

烏蘇,是我們的最後一站。候車室裡,正想著那首《青花瓷》--“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 旅伴在我身邊咕嚕著:“等人與愛人一樣,都時間太麻煩的事。”這個失戀的女孩,一路上都未停止過唏噓,人人怎麼全都無濟於事。

我買了一杯奶茶,坐下來慢慢喝,旁邊椅子上有張本地的早報,應該是哪位乘客在匆忙中落下的。我漫不經心地瞥了一眼--“烏蘇癡情女哭尋心上人9年”。禁不住暗想:“這9年,應該是一個女人的精華時期吧。”芭蕉綠,櫻桃紅,一呼一吸都是美的,這樣的好年華,竟全部用來尋人了。

閉了眼,繼續聽歌--“月色被打撈起,暈開了結局,如傳世的青花瓷,自顧自美麗......” 旅伴碰一碰我的肩,又開始抱怨:“愛情也像青花瓷般薄脆,那麼的難以伺候!”我笑道:“你既然知道愛如青瓷,還要渴望愛人堅如磐石?真可惜了那一路的好風景,全被你的傷心給遮罩了。”

旅伴忽然起身,一下碰翻了我的杯子,茶水在我膝蓋上淋淋滴滴,急切之下,他她抓起那張報紙替我揩抹。透過她的指縫,我不自覺又看了一眼那被揉皺的標題,不覺怔住,那標題上寫的不是9年,而是“90年”!

愛如青瓷,那樣嬌怯的薄胎青瓷,世事般涼,孤影般薄,卻有人在手中完完整整地捧了90年。茶水嘀嘀噠噠地流下來,流到我的腳背上,我不管不顧的抓過早報,細細看這則消息,旅伴也好奇地伸過腦袋,跟我搶著看。

等著她今生今世的紅嫁衣

維吾爾姑娘夏瓦汗,1900年出生在喀什葛爾。她原本家境殷實,是父母最寵愛的小女兒。做地毯商的父親病逝后,家境迅速衰落,幼小的她,飽受繼父的喝斥和拳頭。長大后,夏瓦汗與窮小子肉孜相愛,由於繼父的反對,他們雙雙逃離故土,卻在途中失散。

從此,夏瓦汗孤身踏上了漫漫尋愛路。新疆呼圖壁、瑪納斯、沙灣、烏蘇,她一路跋涉,卻始終沒有找到愛人。今年已經109歲的夏瓦汗,住在新疆烏蘇市西城區街道上,至今未婚。

旅伴握著報紙唐目結舌,我抱著濕漉漉的膝蓋,誰都無法再說出一句話來。我是在新疆出生的,對故事里的背景實在是太熟悉了--綠蔭匝地的葡萄架,長辮子紅紗巾的繡花女孩。門前的石榴樹,到5月就會有緋紅的花瓣飄落下來,觸著人的心,新心便柔軟成汩汩的天山雪水。飽經憂患的夏瓦汗,攜著愛人的手走進了銀河,卻沒能披上那件石榴花般的紅嫁衣。

失散以後,那人只有十幾歲,從沒有出過遠門的小家女子,該是如何的驚惶和淒涼。新疆太大,太空曠了,儘管時空已經拉到了2009年的今天,坐著火車,一一站一站地過去,車窗外仍然永遠是莽莽的戈壁,偶爾,才會望見幾星燈火。而夏瓦汗,那是是獨自靠著雙腳穿行。

戈壁過去是沙漠,沙漠過去是草原,每一段都是無邊無際的孤獨。殘暑、嚴寒、飢渴、疲憊,是一樣也不能少捱的。我讀過新疆史,清楚地記得,那時,新疆正是亂世--瘟疫、戰亂、動盪。一個孤弱的女子是怎樣撐下來的,我無從知道。因為,新聞都略去了。

我能想像得出,夏瓦汗經過每一座城市、每一個村落,都會虔誠地向遇見的人詢問:“您見過肉孜嗎?他高高的個子、濃眉毛、大眼睛,笑起來很響亮。他穿藍色的袷袢,他帶的花帽上絆金、絆銀、串珠,還有我親手繡的巴旦木。”

只是,我想像不出,那90年的歲月,她是如何度過的。月亮下的光陰,草尖上綠的光陰,葡萄架里玫瑰紫的光陰,所有的日子在顏色盤裡流轉著,滴滴孤獨,卻毫不猶豫的過濾掉了一切苦難,只余愛情。

那樣驕傲而尊貴的愛情,一寸寸,與傲慢的時光抗衡著,決不妥協。

候車室裡人聲嘈雜,廣播裡那個溫柔的女聲,用維漢兩種語言提醒我們,應該起身驗票了。

途中,我向檢票員問起夏瓦汗的事。那女孩說,他她夫家住在西域區,聽婆婆說,夏瓦汗每日勞作,身體很結實,記性也很好。她依然能記得,離開家鄉的那個夜晚,星光靜靜垂下來,空氣中有沙棗花濃郁的香。

火車匡當地向前,當年,夏瓦汗是不是也從這條路上走過?

看到這篇文字的人,無論你在世界的哪個地方,我都想問一問:“你聽說過一位來自新疆肉孜老人嗎?”如果,你有他的消息,請一定要轉告他,那個用近百年時光,來尋找戀人的維吾爾女子夏瓦汗,至今未婚。

現在,他住在新疆烏蘇市西域區街道辦事處民生路,在一所有葡萄架的小院子里,安靜地等著,等著她今生今世的紅嫁衣。

--劉繼榮(新疆)

Wednesday, July 06, 2011

不能這樣比較

Photobucket

我認為,這東西都很主觀。

對於不同的文化,
我們要採用 包容 尊重 欣賞的 角度。

往往東方人 與 西方人 就處於很極端的兩個位置。

我喜歡文字,但並不排斥英文字母。
如果你問我 比較傾向哪個?
當然是 華文字 (without hesitation) ;-)

我知道英文在這世界上溝通方面 佔有重要的一席,
但並不表示 我喜歡這個,就討厭那個。
這世界不是“不是黑 就是白”的這種邏輯罷了。

其實就算不及 對華文字的喜愛,
我還是很努力的想把英文學好的 ,
不必很厲害那樣,但至少得有半桶水 能溝通 書寫等的,
我覺得這很重要!

高三今年呢,
是我覺得 有真正碰到發音這方面的 一年。
因為我英文老師 Mr.Goh很尊重 這方面呢
(你敢敢念出來,念錯我不會笑你的。除非是真的忍不住。)
但,說真的。
我等就這方面都沒受過很注重的教導,
可能礙於不同的教育方式吧,
不知道為何小學 初中的時候 都沒來個好好的發音練習?
雖然很 顯然的英文在這個世紀 是很重要的社會語言。

但是為什麼 不能正確的發音就好像代表著
“不喜歡英文”?“沒有興趣”?
然後奉勸我們 “乾脆不要學英文 最好”。
或許是一時的氣話,
可是每每聽到這裡 就會有點莫名的無奈與油然而起的小憤。
我還是無法理解。

有時我真的是知道自己發錯音了
在等待他給予我正確的指導,
眼神一直無辜的傳達 求救的訊號,
但怎麼這些訊號都被轉達成我很堅持我自己的讀音是正確的..
有人說,三歲一個代溝,
那麼十八歲 與 七十歲 之間 到底有著多深的代溝?


我不否認他的英文水準能力,甚至佩服欣賞
但是就是不喜歡他碰出一些類似這樣的話,
其實很挫我信心。
我還是很尊重他的。=)

現在想起來 還真想念ah kau。
這些老一輩,不,應該是很多輩的人家 的英文能力真的是不容忽視的。
那時候教的 初中時聽不懂的,
現在再看一遍 對現在的我很有用,
老人的脾氣很倔啊。